下一页 看目录 看简介

    魔族不可能有这么强大的力量,与魔族战争了多年的神族最清楚这一点,如果魔族有这么强大的力量,当年也不会被神族打得困守魔界,不敢露头。

    在那之前的战斗中,这些魔族大军死伤了无数,都没有一点凶悍的样子。

    现在,这些魔族突然爆发出数倍于之前的威能,实在是匪夷所思,心念电转间,想到某种可能,那就是在这些魔族背后,有某种强大的存在,在帮助这些魔族。

    未知才是最为可怕,那隐藏着强大存在,才是真正操纵着这一切的黑手,魔族在神族不在的这短短万年时光中,就猛然冒出这么多尊圣魔强者,这本身就是一件很不寻常之事。

    “魔界隐藏的隐秘,一定要找出来!”

    神皇端坐于天宫神殿之中,下了一道神令。

    又一次失败,神族想要灭尽魔族的大计又一次失败,还不得不被近退了出魔界之中,看着魔界的界壁一点点的弥合。

    神界。

    众神在商谈对策,闭关的那些大神们大都被请了过来,在一殿之中商谈。

    殿中飘浮着祥云莲台等宝物,上面端坐着神灵。

    水清也在此处。

    “魔族中隐藏了某种强大的力量,具体是何力量还未可知,诸位可有对策?”

    神皇目光略过周遭众神面庞。

    众神有闭目不语镇定自若,有皱眉思索。

    过了会儿,一名大神开口道:“魔界如今乃是最为浩瀚之界,若是硬拼,我们也要损失不小,不如先让那些低下生灵去打头阵,若能引出魔界的隐秘存在,对我们也有大利。”

    “这个办法好,我看行。”旁边一个大神附和道。

    短短时间中,众神就相继点头,表示赞同。

    水清心中鄙夷,这算是什么办法,不过是拿别族的修士去送死罢了,虽然心中这么想,水清表面上却是淡然处之。

    很快,众神就商议好了对策,各自离去。

    水清也在回归的一众当中,在半途中,被一道呼唤唤住。

    “圣女请留步。”

    “你有何事?”

    水清身下凤车停了下来。

    战八荒飞了过来,他落到水清面前:“请圣女告之,她的所在?”

    “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不愿放弃,为了找到她你将她所有的神像都封印了起来,就是为了引她出来,可惜你注定要失望了。”

    水清看着战八荒的脸,讥笑了一下。

    战八荒愠怒道:“我找不到她,但是你能,因为她一定会来找你,你们有天生的紧密联系,不论相隔多么遥远”

    “够了,你找不到她,因为她已经不在,她在生灭宫中留存的魂灯已经熄灭,她已经死了,我们走。”

    水清一摆手,落下珠帘,众婢女驾起凤车,朝着一处方向远去,眨眼间就消失在目光的尽头。

    战八荒目送对方离去,他的双眼中泛着充血的红銫。

    魔界。

    血魔之堡正在空中极快的飞越,在后方是数以万计的魔兵紧紧追来,只见前方血魔之堡中飞出无数血影魔雷,在后方的天空中爆裂开来,炸死无数魔兵,又一个加速,暂时的摆脱了魔兵的追踪。

    这一逃,已经持续了近半个月的时间。

    “都是你做的好事,是你暗中杀戮魔族,引他们相互残杀,如今事情败露,我离尧成为了整个魔族之敌,成了丧家之犬”

    离尧气急败坏,指着水心大声喝道。

    “住口!”

    水心一个闪身,出现在离尧的面前,一手捏住他的颈部。

    离尧一身魔天境界修为,在水心面前半点施展不得,他已经被那“九子魔灵蛊”彻底控制,面对水心完全没有反抗的余地。

    “你们血魔一族的存亡我一点不在乎,留你一条狗命是看你还算有用,如果再敢对本座无礼,杀你便是随手之事。”

    水心说罢,将离尧甩到了地上。

    离尧背撞到了墙壁上,他落到地上,红发下的双眸中恨意无穷。

    忽然间,整个殿中寒冷了许多,地面上墙壁上凝结出出一层极寒冰霜,空气中雪花飘零,寒光不知何处起,一闪而逝。

    水心美目中灵光流转,身体在寒光逼近之时,化作了片片晶花瓣飞舞开来。

    那寒光斩在了背后的墙壁上面,直将墙壁斩碎开来。

    一击未中,又是第二次,那寒光分化万千,锁定水心的晶花瓣袭来,却见晶花瓣各自隐匿不见。

    同时,一面面镜子出现在四周,镜中映照出了那隐藏在寒气中的身影,他的身影朦朦胧胧,似一团雾与影交织的怪象。

    “封!”

    水心施展封禁,四周镜子合围过来。

    而那身影而是施展剑道,瞬息百斩,有如莲华绽放,朝四面八方激发出百数阴寒剑气,这剑气被他磨砺的极为锐利,一瞬间斩碎了镜子,他飞上高空,口中念诵道。

    “极渊冰煞,汇于吾剑”

    一个呼息间,他怕剑化为了深渊一般的黑暗,吸走四周的光芒,幽暗散发出极可怕的寒意。

    随着他的一个“斩”字喊出,便见黑剑划过前方。

    水心忽然出现,以身体硬拼这一剑,只见那击在了水心的胸口位置,极度的寒意将水心瞬间冰封,是极渊之冰,呈半透明的黑銫冰晶。

    “离尧你背叛魔族,罪该万死,此刻杀你太轻松,我会将你带到圣殿中,让诸圣魔对你实行刑罚。”

    那身影显出了身影,他朝着地面上的离尧走去。

    “想杀我,没那么容易。”

    离尧阴阴一笑,他岂是那等坐以待毙的蠢货。

    当即施展出最强法域,四周瞬间化作一方血之域界,血銫血腥气息充斥着这方域界,离尧的身子变在极为巨大,他手持魔刀一刀刀斩下。

    “哼!”

    只见那身影头顶的剑中爆发出一股强大的威严,乃是属于圣魔的威压,瞬间将这方血之域给破去。

    “冥顽不灵。”

    伸手一指,黑剑闪电般袭出。

    离尧面上笑容一僵,整张脸被斩为两半,紧接着,他的脸又恢复如初,这是他们血魔一族的天赋能力,肉身极为强大的恢复能力,只要血肉有一丝尚存,就能重生回来。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