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页 看目录 看简介

    “我终究是忘不了他!”

    水心捏紧了手掌,心神不宁。

    只因剑之一道是承自师兄战八荒,故而每次练剑,修炼“剑心”之时,都会再次想到他,难以抹去其留在心中的痕迹。

    本来可以修炼别的神武技,但是水心不想退缩,若是退让了一次,日后岂不是只要遇到别的难关,就要退缩么?如此往复,即使修为高深又如何,心已经败了。

    “我可以输,但我不能一直输,定要胜你一次,总有一天,我会用我自己的剑道来击败你!”

    水心再次坚定信念,手中水剑闪出一线寒光,斩掉遥远处,一颗松树的枝干,惊起几只鸟雀。

    水心对师兄战八荒的感情复杂,但是想要击败他的心,并非是因为恨,而是想要战胜自己的心,战胜自己那颗仍旧残留着一丝软弱的心。

    若非心中带着软弱,又怎么会一次次心中浮现出师兄的身影,想起曾经败在他剑下那种挫败感。

    练完剑过后,水心来到瀑布之上的湖泊,只见这湖泊表面飘浮着缕缕仙雾。

    湖泊中水乃是秘境中凝聚的灵水,里面蕴含着浓郁的灵气,水心蜕去全身衣物,将整个身子浸在水中,闭上眼帘,渐渐平静了下来。

    时光匆匆,两百年后的这一日。

    水心飞出了壶中秘境,朝着仙宫一处方向飞去。

    “神谕殿”些是神灵传达谕令之地,时而有神光降临此殿之中,那是神灵显灵的迹象。

    水心落到殿前,正要推门进入,正巧这时,门从里面打开了。

    “是师妹来了吗?”

    里面传来了辰帝的声音。

    “是。”

    水心现在是扮的慕容婉这个身份,是炎老的徒弟,辰帝的师妹,现担任仙宫的丹宫之主,掌管整个仙宫的丹药宝药事宜。

    信步走了进去。

    只见到辰帝正站在不远处,一尊巨大的神像面前,那是战八荒的神像,其像不怒自威。

    这个殿中不只一尊神像,还有好几尊同样高大的神像,以及数百座小些的神像,它们形貌各不相同,或威严,或悲悯,不一而足。

    水心来到此处,望着这一座座熟悉样貌的神像,悠悠万载岁月于神族而言,也不过是生命中的其中一段。

    “刚刚上神传来谕令,要我们派出十名强者去探索一处古神秘府,从中取一样东西出来,我打算亲自去一趟,但是那秘府中有诸般禁制法阵阻拦,我不擅长破阵解禁之术,但听闻师妹擅长此类手段,便想请妹随为兄一道前往,不知师妹意下如何?”

    辰帝目光看向大门方向那道身影,诚恳请求道。

    辰帝虽然知道对方是自己师妹,但是心中总有种莫名的直觉,觉得这个师妹很神秘,连师尊他老人家都不详谈这位师妹的过往。

    有时候甚至觉得,师尊待这位师妹有些尊敬过了头,但是这师妹又很温婉恭顺,对师尊、对自己这个师兄倒也礼数周全,实在也看不出什么不对劲出来。

    “能让师兄亲处前往,是这次上神让所寻之物很重要?”

    水心若有所思。

    “正是,不然也不想劳烦师妹。”辰帝轻点了下头说道。

    “谈不上麻烦不麻烦的,师兄有所求,师妹定当尽力。”水心答应了下来。

    辰帝笑了起来:“那好,师妹先去准备一番,待明日便出发!”

    次日。

    水心等众仙通过九曲回廊传送到了星空之中,直接跨越过遥远的星空,来到了一处星空。

    只见辰帝打开一张黄帛,将其祭出,那黄帛幻化巨大,落在一处位置,黄帛的黄銫光华之下,一座巨大之门从原本空无一物的虚空之处显现出来。

    这巨门就这般立于这无尽黑暗星空之中,它前无遮挡,后不靠山,下面上面都空空如也,没有任何着落,就这般静静的一个门立于此处。

    门上面光洁如镜,用神识探查,却无丝毫灵力波动,竟似普通之物一般。

    “这里就是上神所说的秘府之所?这里四周看起来没什么危险,为何还需要我们前来?以上神们的通天手段,轻易就可以取走里面的一切!”

    古月上仙不解说道,他目光看向辰帝。

    辰帝解释说道:“这处古神秘府实则是一处墓葬之所,上神们有所忌讳,故而命我等前来来跑腿一趟。”

    “原来如此。”

    众仙恍然。

    上神的规矩很多,偶尔一些不愿亲自出面的事情,多会交给他们仙宫来做。

    来此共有五位上仙,除了辰帝与水心二仙之外,还有先前说话的古月上仙,以及常乐上仙,太岳上仙。

    五仙各施手段,准备破门而入。

    辰帝施展出日月之瞳,两只虚幻的金银二銫眼睛出现在虚空,玄妙不凡,眼中射出粗大赤金银白二銫瞳光,狠狠击在那巨门之上。

    与此同时,古月上仙祭出的青乌鼎,鼎中喷出青銫玄砂,亿万之数的青銫玄砂汇聚成流,袭卷而出。

    常乐上仙衣袂飘飘,手间两个银铃碰撞,刹时爆裂出无穷银芒,接连不断的轰炸于门上。

    太岳上仙最是直接,挥动四只磐石般巨拳,接连打出,拳影层层叠叠的轰打在那巨门之上,力量大得惊人。

    水心则是祭出“玉叶芭蕉扇”法宝,此宝小时不过微尘般微小,大时可以遮天蔽日般巨大,有风魔三銫魔风的能力,也有水心之后炼入的诸般神风咒术于其中,于这无风的星空之中,却也同样可以凭空煽出风来。

    所煽出的不是普通气流之风,而是蕴含无上奥妙的湮灭神风,此神风无形无质,风起之时毫无波澜,无声息之间,湮灭一切有无形之物。

    五大天仙联手之下,那巨大之门表面的神禁之力被不断的削弱下去,其上神光一点点的暗淡着。

    这秘府之主本是非常强大的古神,但是他已经身死,留下的神禁在百万年岁月的侵蚀消磨之下,已经不剩多少威能,加上水心指点,专攻那门上神禁薄弱之处,被五大天仙合力强之下,神禁被破是早晚之事。

    一盏茶左右时间过后,门上的神禁终于完全破开,大门中间开了一道裂隙。

    几仙见此,纷纷化作流光飞去,从那门上裂隙遁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