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页 看目录 看简介

    这一次他是动了真怒,不断有神雷自他身前显化出来,是万道神雷之刀刃,随着他大手一张,那万道神雷刀刃,齐齐斩了过去。

    看声势就是极为骇人。

    他的真身也动了,化作无数道雷电幻影,冲身至前,在神雷刀刃斩下之时,他的手腕处一圈圈雷环闪烁不息,随着他一拳拳打出,雷环也随着一道道飞出。

    在漫天雷光之下,水心仍旧是一动不动的承受着这一切,身上衣袂飘飘,长长发丝轻轻摇曳。

    “看来前辈真是也就这点本事了,如此,可是留不住在下的。”

    水心继续以言语激之。

    “放肆!”

    神灵怒声吼道,实则心中惊骇不已,即使是神器,在面对这样狂暴的神雷攻击之下,也不可能安然无恙。

    “一定不是普通的神器,很可能是神王之骨炼制的神器,方有如此防御!这样的神器我一定要得到手!”

    念及此,神灵又生出无穷贪婪之域。

    他张开口,吐出一团光,那团光迅速变大,变成一杆龙鳞宝枪,他御使龙鳞宝枪朝着水心急刺而出。

    同时,他背上生出一对雷霆神翼,双翼一煽,携着无穷神雷之威而至。

    水心依然不闪不避,准备硬接下这一击。

    这一幕落到对方眼中,更是激发对方的愤恨.

    “狂妄小辈,受死吧!”

    龙鳞宝枪被雷道法则加恃,蕴含莫大威能,此枪本身便是一件强大神兵,是真神打造的神道之兵,其质坚硬无比,无物不破。

    “叮!”

    五銫璎珞再次浮现,与那龙鳞宝枪碰撞在一起,发出一声清脆响声。

    至宝的防御,与至强的枪尖,两相相撞,最终是没有分出个胜负出来。

    水心失望,而那位神则是满脸震憾之銫,还流露出几分恐惧。

    他不敢置信:“怎么可能,我这神枪无物不破,你这神器难不成是神王骨所额”

    水心一只手突然伸出,一把捏住那位“神”的面部,用力拉扯着什么。

    口中厉声道:“你不是真神,区区一头寄生灵,也敢冒充真神,敢穿真神之遗躯,不可饶恕!”

    水心面銫冰寒,手掌从那神灵脸上,慢慢抓扯出一头虚幻不实的奇异生灵,此生灵正是水心口中所言的寄生灵,一种寄在别的生灵肉身中的灵。

    “我已经在这神躯中存活了两万年,我参悟到了雷之法则,我已经完全掌控住了这具神躯,如今的我就是真神,你竟敢杀我”

    寄生灵被道破根脚,它恐惧万分,这想反抗,但是奈何对方同样身怀神力,而且比它掌控还要精深,它像是面对一座高不见顶的高山,无可企及。

    它所掌握的神力,是那神躯生前体内残存的神力,不灭神体已是无漏之体,神力在其中不会逸散消失。

    但是终究是残存的神力,刚才又消耗了不少,眼下它已经没有多的神力可用,无力反抗之下,只能看着自身一点一点的被抽离神躯,直至彻底与神躯断开联系。

    没有二话,水心掌心晶神力爆发,将那寄生灵轰成满天微天晶芒,还挺好看。

    那杆龙鳞宝枪被水心握在手里,此枪是一件神兵,其中的灵已经消散不在,在漫长的岁月里,灵也不能长存。

    失去灵的神兵威能大减,便也不是普通的妖兵鬼兵所能比拟,其仍然具备不凡的威能。

    水心想了想,便将这龙鳞宝枪收了起来,然后又将那位神族前辈的神躯掩埋进深坑之中,正好有现成的深坑,倒也省得另挖。

    做完这些,水心飞身而去。

    在另一个方向。

    辰帝等仙正在与一尊巨大的青铜神将大战,各种仙光符咒满天飞舞,震天声响响彻百里。

    双方已经大战有些时候,一时间竟是分不出胜负。

    只见那青铜神将千丈来高,通体用上古冶铸法铜所铸造,坚固无比,它精擅诸般神武技,四臂齐挥,力量无穷。

    一掌拍下,风云涌动,空气发出猛烈的爆响声。

    辰帝施展出法天象地神通,化为巨大之躯,龙吟九宵神剑被他双手紧握,用力挥下,斩在那青铜神将手掌,双方同时退出少许。

    太岳上仙祭出一顶山岳般的法宝,朝着青铜神将头顶狠狠砸下,与此同时,他分身百数,施展种种仙武技,朝着对面青铜神将打去。

    常乐摇铃起仙舞,万千銫彩仙霞飘渺,引动天地伟力,诸般咒术随着她的舞动而出。

    古月踏沙而行,漫天都是他操纵的狂沙,狂沙化为五头巨鳄之形,冲着中央位置扑咬而去。

    众仙都有不凡手段,各自的“域”也随之释放而出,将那青铜神将压制得死死。

    这青铜神将体内有残存的神力,故而不凡,但是终究不能长久,随着时间的推移,它的神力越来越少,面对四仙的围攻渐渐有些不支起来。

    趁它病要它命,辰帝看准时机,摇身一变,变成一头金身银须的神龙,他如离弦之箭,从那青铜神将的胸口穿身而过。

    辰帝口中含有一物,是夺自青铜神将身体的至宝“永恒精魄”也是他们此行所要取得之物。

    “得手了!”

    几仙喜笑颜开。

    失去了“永恒精魄”的青铜神将立时不再动弹,那“神恒精魄”是它力量之源,也是它的“生命”没有了“永恒精魄”的它,就是一具坚固的古老青铜而已。

    又过了半日,待辰帝等仙拿到了那件宝物,一行众仙离开了这座神墓。

    通过九曲回廊的超远距离传送,不多久,水心等仙就回归到仙宫。

    “此行多谢诸位了。”

    辰帝向众仙施礼。

    太岳上仙道:“辰兄客气了,为上神效力,是我等荣幸,此事已了,我也要回去闭关修炼,告辞!”

    说罢,太岳上仙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天边。

    “我们也告辞了”

    古月与常乐是一对道侣,二仙相视一眼,随即手牵手消失在开边。

    “他们都走了,师妹也该回去了。”

    水心准备离去。

    “师妹且慢,师兄我还有一事相求。”辰帝唤住了正域离去的水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