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页 看目录 看简介

    窦律的身子挺的笔直的,嘴唇紧抿着,任由老夫人投掷过来的茶盏砸在自己的头上。

    那装着满满一杯滚烫茶水的茶杯不偏不倚的砸在他的头上,将他的发浇的湿透了,茶叶顺着茶水流在下,粘在他的脸颊上。

    被茶盏砸过的地方,顷刻间起了一个大包,此刻的窦律觉得头上的伤很疼,但是更疼的是心。

    老夫人出手砸了她以后,只有她娘神禸梆担心,其他人都是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哪怕是他的亲爹,此时也低着头,一言不发。

    老太太看到窦律倔强的模样,当即又抓起了身边摆糕点的盘子,指着窦律道,“小王八羔子,我就知道你是个贱坯子,不服气是吗?”

    窦律他娘再也见不得自己的孩子被打,连忙跪在地上磕头,“老太太,求您饶了律儿。”

    “求您饶了律儿,”说完,她又重重的磕了几个头,额头上顷刻间就沁出血。

    窦律看了他娘一眼,微微摇头轻声说道,“娘,你不用管我。”

    他太了解老太太的溽房格了,今天是非要给五房的人出口气了。

    果然,老太太似乎抓到了窦律她娘天大的把柄,愤怒道,“好啊,反了你了,主子说话,你个下人插什么嘴?”

    妾就是妾,生了孩子也是下贱坯子,连带着她生的孩子一起。

    她看了自己身边的嬷嬷一眼,“你,去给我掌嘴,也让她知道一下咱们窦家的规矩。”

    嬷嬷有些迟疑,开口劝道,“老夫人,咱们好歹给大爷一些脸面。”

    窦老爷知道,自己要是再不发话,这个最得自己心的姨娘,怕是今天要遭罪了。

    他将责任推给了旁人,“祖母,律儿开酒楼的事情,我也不是十分清楚,以至于让他犯了错事,孙儿后面去了解过了,这事都是和他合伙开酒楼的人撺掇的。”

    窦律听到自己的爹把这事算在安夏头上,当即就有些急了。

    “爹,您怎么能”

    只是,窦律的话还没有说话,窦老爷便怒不可遏的看着他说道,“你可闭嘴吧,去祖宗祠堂里跪着,好好思过吧。”

    窦律还想再替安夏辩解几句,却被他娘死命的拉住了。

    他娘清澈的眸子里全部都是绝望和害怕,低声道,“律儿,不要再说什么了,你你至少也为娘想一想。”

    哪怕是对不起那个姑娘。

    这窦家的许多东西,窦律都可以放下,唯独他娘,他放不下。

    因为,他知道他娘在这个深宅大院中,为了他受了多少苦。

    窦律仿佛行尸走肉一般的,由人押着到了祖宗祠堂,像具行尸走肉一般,直挺挺的跪在里面。

    而他娘,也被罚了半年的月钱,老太太才稍稍泄愤,从窦家大房走了。

    窦家其他的姨娘,见到窦律他娘挨罚都在幸灾乐祸,其他庶子也一样,都在看他笑话。

    但是窦家大夫人却和窦徵还有窦家大老爷在一处。

    窦家大夫人蹙眉道,“这五房的人属实不要脸,明明是他们先对咱们大房动手的。”

    “如今律儿不过是还回去,祖母她老人家就兴冲冲的过来兴师问罪了。”

    “定是五房的人故意去问罪了,不然,老太太已经不管事多日了。”

    窦徵摇了摇头道,“这话就是说给太祖母,她也不会听的,她只相信五房的人说的话。”

    “也不知道和窦律一起合伙开酒楼的那个姑娘,能不能解决这件事情。”

    “毕竟,这件事情,咱们不好出面解决,但是她可以。”

    窦家大老爷摇头道,“和律儿合伙开酒楼那丫头,才十几岁呢,哪里比得上你太祖母的道行?”

    “天香楼这次可能要黄!”

    “唉,本来还想着天香楼的名声已经打出去了,到时候咱们再和那姑娘合作,多开几家店铺,现在却”

    安夏收了柳枝巷的铺子以后,就回了天香楼。

    窦律依旧不再天香楼,韩掌柜的神禸梆越来越凝重。

    当见到窦家老夫人带着人来了天香楼以后,他知道天香楼怕是开不下去了。

    他心里不免惋惜,因为按照天香楼如今发展的势头,将来一定能变成方州城数一数二的大酒楼的,唉!

    他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嘴上扯出一个勉强的笑容,向窦老夫人行礼。

    “老夫人有礼了。”

    窦老夫人神禸梆淡漠的摆手道,“别给我来这招,把你们的二东家请出来。”

    那个请字,窦老夫人是咬着牙说的。

    她打算过来,和那个黄毛丫头说一说,若是她识相,和五房的人道歉,并且关了天香楼,那她就大人不计小人过。

    不然,就不要怪她动用自己在方州城的关系,让她一个小姑娘在方州城活不下去。

    韩掌柜知道,以安夏的年龄,很难应付老夫人这种上了年纪,且手段强横的人。

    他心一横,撒谎道,“老夫人,要不您明日再来,二东家今天不在。”

    老夫人似笑非笑的看了韩掌柜一眼,冷声命令道,“给我砸!”

    安夏正在后院,想柳枝巷那些铺子将来规划的事情,却突然听到外面碗碟碎裂的声音。

    她眉心紧拧着,出了后院。

    “发生什么事了?”安夏明显神禸梆不悦。

    不管是谁,若是要在这天香楼闹,她都不会太过客气。

    韩掌柜见到安夏,恭敬道,“二东家,您来了。”

    “窦家老夫人过来了,想要见您。”

    安夏顺着韩掌柜的手看去,就看到前几日郊游的时候,救的那位老夫人。

    她微蹙眉头道,“老夫人,是你?不知道这天香楼有什么让你不满意的,你要过来打砸?”

    “若是食物不满意,可以让人重做。”

    她微微瞥了老夫人一眼,“但若是故意闹事,咱们就去知州府去走一趟。”

    她看出来了,这老太太就是来闹事的。

    窦家老夫人看到安夏的脸也有些诧异,“怎么是你?”

    韩掌柜闻言,低垂的头微微仰起,似乎也在好奇,为何窦家老夫人会认识自己的二东家。

    安夏淡声道,“是我,我就是天香楼的二东家,您有何指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