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页 看目录 看简介

    窦老夫人走了以后,韩掌柜命令天香楼的伙计以最快的速度把天香楼收拾干净了。

    安夏亲自将姚知州一家带到了雅间,然后给他们推荐了天香楼的特禸梆菜。

    “今日多谢知州大人为民女解围,这顿饭就当是民女谢过大人的。”

    姚知州摆了摆手,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你可能才来方州城没多久,不知道,那个窦老夫人是方州城顶难缠的一个人物,你自己当心吧。”

    安夏笑着道,“多谢知州大人提醒,民女会注意的。”

    窦老夫人气冲冲的离开了方州城以后,并没有回窦家,而是沉着脸吩咐道,“去丰州城,我要去找他给我做主。”

    嬷嬷低着头,脸上的表情有些为难,“老夫人,这不合适吧,要是被窦家的族老们知道了,定会说您的。”

    窦老夫人却自信道,“那他们也就敢在背后嚼舌根,哪里敢当面说?”

    “再说了,他们窦家要不是有我,怎么可能有今天?去丰州!”

    嬷嬷无奈的叹了以后气,继续劝道,“去丰州来回要四日的功夫,您的身子骨,怎么受得住啊?要不然还是算了,咱们写封信过去吧。”

    窦老夫人却一脸沉静道,“不用了,我想他了,想去看看他。”

    “我这把年纪了,这次见面,许就是最后一次见他了,而后尘归尘土归土。”

    “可怜我们俩一世相爱却不能相守,死了也不能埋在一处。”说完,她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嬷嬷听到窦老夫人这么说,也不再开口劝说,默默的吩咐车夫往丰州城去。

    安夏生等着天香楼的事情忙完了,才将红莲他们召过来问,“窦家那个老太太,准备作什么妖呢?”

    红莲拱手道,“窦老太太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径直去了丰州。”

    安夏挑眉,“丰州?她这把年纪了,还有后台在丰州吗?”

    红莲一脸讳莫如深,“前东南巡抚大人,如今就住在丰州养老,巡抚大人手底下门生多,确实有些关系,包括在朝中,哪怕是他已经告老还乡了,也能说的上话。”

    安夏闻到了一股八卦的味道,“一个巡抚,怎么会和一个商贾的妻子扯上关系?”

    虽然窦家有钱,但是商贾的地位确实不高,而巡抚,整个启国也就只有十几个,这是何等悬殊的身份?

    红莲朝着暗卫摆了摆手示意他们退下,自己却把巡抚大人和窦老夫人的多年秘辛给说出来了。

    “巡抚大人出生丰州寒微,恰巧窦老夫人也是丰州人,他们两人在一个小镇子上。”

    “窦老夫人的娘家,那是开着一个小食店,日子还算是过得去,而巡抚大人家里从前都是庄稼汉,只是他长得还不错,不时会给食店送新鲜的菜蔬卖给他们。”

    “一来二去的,就和食店掌柜的女儿也就是窦老夫人两人看对眼了。”

    “后来,丰州城征兵,巡抚大人不想一辈子就这样碌碌无为,参军去了。”

    “窦老夫人当时和他依依不舍的,过了过了一夜,献出了自己最珍贵的东西。”

    “她还说会等巡抚大人回来,但是后来她碰上了长相更加不错,却不怎么有钱的窦老爷。”

    “在窦老爷的甜言蜜语之下,她没有等巡抚大人回来,和窦老爷成亲了。”

    “等到巡抚大人有了官身,回来准娶她的时候,她却已经嫁作他人妇了。”

    “但是窦老夫人不甘心,深夜跑出去找巡抚大人,说是被自己爹逼迫的。”

    “两人干柴烈火,鸳梦重温,而后窦家在方州城迅速崛起。”

    “巡抚大人不时就会来方州,和窦老夫人见面。”

    “方州城甚至有传言,窦家五房一脉,其实是巡抚大人和窦老夫人私生子传下来的那一脉。”

    安夏摸了摸鼻子,觉得这个事情狗血的很。

    她觉得巡抚似乎是个恋爱脑,而窦老夫人更像是一个心机绿茶,把巡抚大人拿捏的死死的。

    或者说,他心甘情愿的被巡抚大人拿捏的死死的。

    “你觉得,这次如果窦老夫人去巡抚大人跟前哭,他会不会出手帮忙?”安夏问。

    “会。”红莲回答的斩钉截铁。

    安夏捏了捏眉心道,“那我倒是要想应对的法子了,若是那巡抚大人非要来给自己的初恋情人出这口气,就别怪我,让他晚节不保了。”

    红莲摆手道,“安姑娘,用不着这么麻烦,这些事情交给我们去办就可以了。”

    有主子的声名在,就是现任巡抚大人也不敢把你怎么样,别说是前任巡抚了。

    安夏觉得这个事情,如果让她来办,确实会费很多精力,而且每一步都会走的比较凶险。

    不如就借容晏的手,将这些破事处理干净了的好。

    她看向红莲道,“那就麻烦你了,只是红莲,这巡抚大人和窦老夫人的事情,你怎么那么清楚?”

    红莲微微一怔,笑着道,“这个安姑娘就要自己去问主子了。”

    整个朝廷,稍微有头有脸一些的人,主子手里都有他们的黑料,以备不时之需。

    安夏挑了挑眉,大概也知道容晏知道这些东西,是为了什么了。

    窦老夫人年老体弱,所以马车行的慢,而红莲他们脚程快,早就先他一步到了丰州了。

    到了丰州以后,却不是直接找的巡抚大人,而是找的丰州知州,巡抚大人的儿子。

    跟他说了,窦老夫人得罪了九皇子的心上人,准备让巡抚大人帮忙的事情。

    丰州知州本来就十分看不上窦老夫人,毕竟她亲娘一辈子郁郁寡欢,就是和她有关。

    而且,因为那个贱人,自己一家子没少受人诟病。

    从前,父亲没有退下来,是当之无愧的一家之主,他少不得要顺从父亲。

    可如今,父亲手上已经没有什么实权了,人走茶凉。

    休想因为那个贱人的事情,再给他们家抹黑了。

    他不允许,他已经去世的娘九泉之下,也不会允许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