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页 看目录 看简介

    窦律仿佛行尸走肉一般,缓缓的起身,可是腿部和膝盖已经麻木了,才微微一起身,便又再次跪倒在地,最后还是在家丁的搀扶下,一瘸一拐的出了祠堂。

    他娘一见他就哭,“律儿,你受苦了。”

    窦律轻拍着他娘的背安抚道,“娘,我没事,你放心吧。”

    但是,他娘在被触碰到被的那一刻,忍不住蹙眉,轻嘶了一口气。

    窦律皱眉问,“娘,你这是怎么了?”

    他娘眼神躲闪道,“娘没事,就是这些天你在祠堂罚跪,娘心里不踏实,一不小心摔了一跤。”

    其实,芜小娘是窦老太太去安夏那儿受了气,特意命人将她用藤条抽了一顿解气的。

    虽然,她赶路去了丰州,也不妨碍她收拾芜小娘。

    窦律了解自己的娘,自然是不信的。

    窦大老爷怕窦律问出一些什么,连忙道,“律儿,你先跟爹出去一趟,咱们要去找安姑娘,有些事情要办。”

    说完,又警告似的瞪了芜小娘一眼,示意她别乱说。

    芜小娘看了窦大老爷一眼,然后有些委屈的低下了头。

    老爷从前还说他心里最爱的就是自己,可是老太太找麻烦的时候,他一句话也没有帮自己说。

    反而让她为了窦家大房而忍耐。

    窦律是个聪明人,自然发现了他爹和他娘的眼神交流。

    他也没愉岱抠问什么,而是跟着窦大老爷去了安夏家。

    令他想不到的是,窦家五房似乎也在。

    贾婆子开了门,安夏见窦律也来了,才慢悠悠的从院里的贵妃榻上起来。

    “你们都来了。”安夏淡声的打招呼。

    窦老爷道,“我把律儿带来了,安姑娘现下可以答应救治我祖母了吗?”

    安夏却没有回答窦老爷的话,而是看向窦律说道,“他们说你太祖母生病了,让我出面治疗她,你怎么看?”

    窦律从窦家大老爷的身后出来,微微拱手道,“那还请安姑娘帮窦家一回。”

    安夏也不生气,只是自言自语道,“看来,你是被关在家里,什么都不知道了。”

    “你太祖母亲自带着人来天香楼打砸你不知道,你太祖母命人打你娘,你也不知道。”

    这事,本是窦家极其私密的事情,按理说安夏一个外人是不会知道的。

    但是,有红莲在,这方州城,她想知道的事情,就没有不知道的。

    窦律听了安夏的话,当即脸禸梆一黑!

    他就知道,他被关在祠堂的时候,他娘受了欺负了。

    窦大老爷确是指着安夏道,“你这是我窦家的事情,你怎么会知道。”

    安夏的眸光陡然一冷,“我知道的你们窦家的,可不止这么一件。”

    窦大老爷看着安夏,他突然就觉的,这个女子绝对不是律儿说的那样,只是一个小县城里出来的人,而是大有来头的。

    他突然泄了气,看着安夏道,“律儿已经来了,姑娘若是对律儿有什么要求,尽管直说。”

    窦律看了安夏一眼,“安姑娘,有话直说。”

    安夏道,“我不想天香楼再被窦家的人随意打扰,但是你又是窦家的东家。”

    “若是你能从窦家分出来,我就救你太祖母。”

    安夏说这个话倒不是她多管闲事,而是她想和窦律长期合作,又能甩掉窦家这么大鼻涕的唯一做法。

    窦律一听就不太认同,毕竟他还没有通过考验就直接分出去,可能到时候什么家产都分不到。

    “安安姑娘,这是大逆不道的事情,你这样未免太过强人所难了。”

    在窦律的心里,对自己的父亲还是抱了希望的。

    安夏见窦律这样,朝他摆手道,“既然如此,那救窦家老夫人的事情就免谈了吧。”

    “你们走吧,天禸梆已晚,我要歇息了。”

    窦大老爷低着头,一时没法做决断,但是五房的人却指着窦律急哄哄的骂道,“你这个不孝的东西,你顺了安姑娘的话,你太祖母就可以得救了,你居然拒绝?”

    反正,现在他们五房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窦家大房越乱越好。

    窦律扫了五房的人一眼,没有说话,只要他爹不把他分出去,五房的人也没法子。

    但是窦大夫人怕老太太一命呜呼,她手上那笔钱财从此了无音讯。

    反正,窦律分出去,对自己的儿子是有利的,不如就促成了这件事情。

    想到此处,窦大夫人苦口婆心道,“老爷,这事咱们不得不听安姑娘的啊,不然祖母就”

    “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别人不知道怎么戳律儿的脊梁骨,怎么戳咱们大房的脊梁骨呢!”

    窦大老爷很清楚自己夫人的想法,他想着如今的权宜之计,也是将律儿分出去,其他的再说。

    窦律听到大夫人的话,在心里冷笑,她在打什么主意,他再清楚不过了。

    好在,以他爹对他娘的情分,他爹应该会护着自己。

    但是,令他想不到的是,他爹一番为难的表情后直接说道,“安姑娘,我答应你的要求。”

    “还请你如约和我去窦家的别院,救治我祖母。”

    安夏点点头,“那是自然。”说完,进屋去拿自己的药箱去了。

    窦律看着安夏的背影,有些想不通为什么她要提这样的要求。

    虽然,他很想离开窦家,但绝对不是像如今这样,什么都没有就被分出去。

    但是,他到底还是没有质问安夏什么。

    不一会,安夏提着药箱出来了,笑着问,“怎么样,你们分家的文书写好了吗?”

    窦大老爷一愣,“安姑娘,不必这么急吧,我这已经答应你了,自然不会反悔。”

    “再说了,这里有没有纸笔。”

    安夏就知道,窦大老爷想耍花招。

    所以挑眉道,“我呢,还是觉得白纸黑字的更靠谱。”

    她看向贾婆子吩咐道,“你去我的书房拿笔墨纸砚出来。”

    贾婆子应声后去了书房。

    安夏却不再动了,继续坐在椅子上,优哉游哉道,“什么时候,你们写好了这分家文书,什么时候我就去救人。”

    “不过,我劝你们快一点,你们家老太太年纪大了,经不起拖。”

    窦大老爷没法子,本来他确实是打算假装先答应安夏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