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页 看目录 看简介

    窦老太太被安夏这阴阳怪气的语气气得差点又撅过去,但是看到安夏手里那根粗壮的银针以后,她深吸了一口气,勉强使自己保持平静。

    好不容易,她稳住了,才免了一顿扎。

    要是平日里,安夏敢在她面前这么嚣张,她早让人把她拖出去,乱棍打死了。

    但是现在不行了,她已经没有了后台靠山,乱杀人是会被下大狱的。

    过了一会,去医馆去拿药的伙计回来了。

    他已经知道,人中黄是个什么东西了,所以不敢擅自先去煎药,而是回了窦老太太的屋内。

    “大老爷,五老爷,小的从医馆取药回来了。”

    窦大老爷摆手道,“那就去把药煎了,还来这儿干嘛?”

    伙计面上一言难尽,“这大老爷,这药方”

    窦大老爷面禸梆一变,“药方?难道药方有问题吗?”

    伙计摇头道,“药方倒是没问题,医馆的老大夫也说是极为精妙的方子,只是”

    窦大老爷有些不耐烦道,“说话别吞吞吐吐的,有什么话快说!”

    伙计这才低着头道,“只是,药中那一味人中黄的制作方法特殊,实在是不敢擅自给老太太煎了服用,所以请大老爷和五老爷示下。”

    窦大老爷和五房的人齐刷刷的看向安夏问,“安姑娘,请你解释一下,何为人中黄。”

    安夏挑了挑眉,心中闷笑,这可是你们自己让我解释的。

    她假装为难道,“唉!既然各位不信任我,那我只能说出来了。”

    “所谓人中黄,就是甘草末放在容器中,在粪坑中浸渍数日以后形成的,它是一味顶好的药材,也很对窦老太太的症。”

    “呕~”安夏的话才说完,窦老太太就是一阵干呕。

    “这药我就是死我也不喝!”她看似神禸梆决绝。

    窦大老爷和五房的人也觉得有些反胃,商量着说道,“安姑娘,您医术高明,是否能换个方子?这我家祖母见不得这些,如何能够服用下去?”

    安夏耸耸肩,一副爱莫能助的样子,“只有这个方子可以治,若是老太太不肯喝,那我也没法子,大夫只管开药,至于喝药那是病人的事情。”

    安夏说完,直接起身要走,走到门口的时候,她又提醒了一句。

    “哦,对了,你别看你们家老太太现在精神抖擞的,但是这只是暂时的,若是不喝药,到了明日,她又会昏死过去,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听了安夏的话,这些孝心感天动地的人立马朝着小厮挥手道,“去煎药!”

    伙计不敢耽搁,没多久见将药给煎好了,只是窦老太太一看到药碗就开始干呕。

    不过,大房的人和五房的人并不给她拒绝的机会,将她按着,强行将药灌了下去。

    到了第二日,窦老太太的精神果然好多了,又开始在家里作妖,摔盆子砸碗的。

    窦律在老太太的别院内守了一夜,连自己家都没回,直接去安夏家里去了。

    安夏今日没去天香楼,他知道窦律一定会来找她。

    看到窦律过来,她亲自去砌了一壶茶,给他倒了一杯。

    “有什么想问的你就赶紧问吧,我现在很忙。”安夏开门见山道。

    窦律道,“为何要用我脱离窦家做救治我太祖母的筹码?”

    安夏眸光晶亮的反问,“难道你不想离开窦家吗?”

    窦律垂下头,闷声道,“我想”

    安夏摊手道,“那不就得了吗?我觉得和你这人做生意比较省心。”

    “但是,你身后的家族不是省心的人,所以我得想个法子。”

    窦律突然笑了笑,“也好,就当是把计划提前了,我去接我娘,然后搬家。”

    安夏却提醒道,“接了你娘,搬家的事情就交给他来安排吧,你有更重要的事情。”

    窦律不解道,“什么事情?你想开新的铺子吗?”

    安夏摇头道,“不是,你若是信我的话,可以去柳枝巷盘一些铺子。”

    窦律更加疑惑,“柳枝巷?那儿也就晚上有些人,那里的铺子可不怎么好。”

    安夏道,“马上就会好了,我实话和你说,我在那儿盘了四十个铺子。”

    她话音才落,窦律就深吸了一口气。

    “你是知道了一些什么吗?为何突然要买柳枝巷的铺子?”

    安夏也没瞒着窦律,“知州大人的夫人,无意间向我透露的,我话已至此,你自己看着办吧。”

    其实,要不是安夏手上能动用的钱不多了,她能够买下半条街。

    窦律出身商贾,自然知道安夏这话的意思,应该是知州会在柳枝巷做些什么了。

    他想着,自己手上还有几万两银子的现银,去柳枝巷买些铺子,也无伤大雅。

    他道,“我知道了,我去接了我娘,就去柳枝巷买铺子。”

    他总觉得跟着安夏混,以后他不会太差的,天香楼就是个例子。

    天香楼的营收,比他自己家两家酒楼加在一起的营收还要多。

    飘香食店的赚头也不错,比他在窦家被人压制着当不得志的庶子好太多了。

    想通了这层,他也就不在乎安夏让他脱离窦家的事情了。

    窦律离开了安夏家里以后,将他娘接了出来。

    安夏就在自己的家中,研究那四十家铺子应该做什么的好。

    毕竟,那柳枝巷若是真的客流量多起来了的话,铺子只收租是不划算的。

    最后,想来想去,她觉得开一个听书的茶馆。

    然后里头可以听不同书,各地的名人轶事、志怪小说、各地风情、还有各种话本。

    至于话本,除了市场上那些卖的比较好的,她还准备自己写一些。

    毕竟,从前无事,她也会看一些小说之类的。

    再开一个类似射击的铺子,射中不同的东西对应不同的奖励,这适合情侣一起玩。

    还有投壶游戏,小吃之类的,安夏想了不少,但是都没有最终定下来。

    不过,既然是夜市,肯定也少不了一些小吃。

    到了晚饭的点,安夏才停笔,窦律又过来了。

    他说自己花了一万两银子,购入了二十个铺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