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页 看目录 看简介

    安夏在方州城忙着自己的事情,容晏因为边境问题,上了战场。

    当然,这件事情,红莲并没有告诉安夏,所以她一直以为容晏在启都。

    而赵凝湘蛰伏多日,终于等到了又一次证明自己的机会。

    她来启都已经好些日子了,教引嬷嬷不时会在她外祖母面前夸赞她。

    因为上回预言的事情,赵凝湘在长平王府的地位越来越高。

    她掐着日子,眼看着快要到长平王世子受伤的那一日,她一大早醒来脸上便带着泪珠。

    到了长平王和长平王妃的院里。

    府里的下人看见她这个模样,只觉得晦气,这么一大早的,就和哭丧似的。

    “舅舅,舅母,凝湘有事求见。”她期期艾艾的朝里屋说道。

    长平王妃听到赵凝湘的声音,颇为不悦,毕竟平日里长平王很忙,很少会有跟她温存的时候。

    但是这些时日,长平王春风得意,不时会宿在她这里。

    今早,本来长平王正在亲吻她,就听到那外甥女期期艾艾的声音在门外响起,两人戛然而止。

    所以,长平王妃才觉得特别败兴致。

    但是,长平王现在十分信任赵凝湘,赶忙从榻上起身,边穿衣裳边和长平王妃说道,“你再睡会,我出去看看,凝湘那孩子找我有什么事情。”

    “那孩子是个十分守分寸的人,定是有什么事情要和我说。”长平王穿好了靴子出去了。

    见到眼眶红红和小兔子似的赵凝湘,长平王不免有些心疼。

    “凝湘,你这是怎么了?若是受了什么委屈,记得和舅舅说。”他开口劝慰道。

    赵凝湘摇了摇头道,“不是,这里的人对湘儿都很好,是是湘儿又做梦了。”

    一说起这个,长平王立马正銫起来,“湘儿,你做了什么梦?”

    赵凝湘咽了咽唾沫道,“我昨晚昨晚梦到墨表哥被人刺杀,身受重伤,人事不知。”

    百里墨,昨日才从启都出发,押着粮草往边境去了。

    因为上一次的事情,长平王对赵凝湘的梦境深信不疑。

    百里墨是他的嫡长子,更是他最出銫的儿子,一定不能出事。

    他盯着赵凝湘问道,“湘儿,你知道墨儿在哪儿出事的吗?”

    赵凝湘被问住了,但是她稳住心神,回想前世听到的那些,许久才说道,“看的不是很清楚,只知道是在一座很长的桥上,两边都是高山。”

    她这么一说,长平王根本就不怀疑她说话的真假了。

    因为这是去边境途中,必须要经过的地方,而且按照押粮草的脚程,今晚差不多就到了。

    他也确信,赵凝湘是真的梦到了这些,毕竟她一个闺阁女子,哪里去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的呢?

    他看着赵凝湘道,“湘儿,你再回去,好好的歇息,若是好梦到什么,记得和舅舅说。”

    “舅舅要去安排一些事情,你的表哥一定不能出事。”

    赵凝湘乖巧的点头道,“舅舅,湘儿知道了,你去忙吧。”

    而后,长平王派出了自己的一支暗卫,快马加鞭,全力追赶押送粮草的队伍。

    赵凝湘也有些紧张的等待着结果。

    前世,长平王府因为押送粮草不利,更加一蹶不振,而百里墨也变成了活死人。

    但是,赵凝湘还是故意押着时间给的长平王消息。

    若是太早给,危险很早就被排除了,百里墨不在生死线上走一遭,怎么可能会想起她的好呢?

    过了两日,长平王派出去的那些暗卫回来了一半。

    一回来,就径直去了百里墨的书房。

    他有些焦急的问道,“情况怎么样?是不是有人刺杀墨儿?”

    那暗卫头领道,“王爷,您真是料事如神,确实有人刺杀世子,咱们追上世子的时候,正好到了长桥那儿,那时候大部分士兵押着粮草先走了,世子亲自带着人断后。”

    “但是刺杀世子的人各个都是顶尖高手,眼见着那会已经落了下风了,还好咱们及时到了,才扭转了局面。”

    长平王关切的问,“那墨儿有没有受伤?”

    毕竟,他因为赵凝湘说的那句人事不知,焦心担忧了好几日了。

    暗卫道,“王爷,世子的伤不碍事的,就是一些轻伤,一个伤及要害的伤,被我底下的人拦住了,您放心。”

    长平王连连点头道,“那就好,那就好!剩下那一半的暗卫,不用撤回来,跟在墨儿的身边保护他就好,希望他一切顺利。”

    “是!”暗卫拱手道。

    长平王朝暗卫摆了摆手道,“好了,你下去吧,我想一个人待一会。”

    暗卫走了以后,长平王打开了书房的暗格,那暗格里躺了一枚粉銫的绒花。

    他笑的温情,将绒花给拿了起来,自言自语道,“妹妹,是你冥冥之中于护着长平王府吗?”

    “才总是托梦给湘儿那孩子?你放心我会待湘儿那孩子如亲闺女一般的。”

    “等她到了年岁,我一定给她好好挑选这启都的好儿郎。”

    风从门外吹进来,拂的绒花微微摆动。

    这让长平王更加相信是她妹妹在冥冥之中护着自己这一大家子了。

    他将绒花放入暗格内,出了书房后,直接去了长平王妃的院里。

    长平王妃放下手中的茶盏便上去迎,“王爷,您来了,墨儿怎么样了。”

    长平王轻抚着王妃的背说道,“墨儿没事,受了一点小伤。”

    “说起来,这次多亏了湘儿,不然咱们墨儿可能就”

    后面的话长平王不忍说出来。

    长平王妃因为这件事情,对赵凝湘的看法再一次改观。

    毕竟,百里墨可是长平王妃的宝贝疙瘩。

    “这次确实多亏了湘儿,过几日皇后娘娘办的赏樱会,我打算带湘儿出去正式亮相。”

    长平王点头道,“这个就看你安排了,只是不要丢了王府的脸面。”

    长平王妃打着包票保证道,“你放心,这是自然的,我已经命人去库房挑上好的布料了。”

    “定让最好的绣娘,给湘儿赶制几身体面的衣裳出来。”

    “还有那些头面首饰,我也打算用库房那些,方才显得体面尊贵。”     

    /131_131164/47943029.html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