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页 看目录 看简介

    2012年1月1日。

    跨年的钟声刚刚过去,但是位于东京乃木坂站的索尼音乐娱乐公司大楼却依旧灯火通明。在这座高大建筑的某处会议室房门紧闭,里面的灯光有些格外刺眼,明明有数人位列其次,却是死一般的一片寂静。

    “事情就是这样,原定计划的委员长北川先生现在躺在了医院里,是死是活全看他自己的造化了,但不管怎么样他这个委员长是当不下去了。如今乃木坂46才刚刚起步,第一张单曲才开始录制没多久,更换委员长这件事情虽然突然和急迫,但也是在可以承受的范围。”略显肥胖脸庞的中年男子推了推黑框眼镜(?),声音平静沉厚的打破了寂静:“所以,运营组的各位想了这么久,有合适的人选吗?或者说,想要毛遂自荐?”

    “秋元老师,这么晚了还把您叫过来十分抱歉,不过委员长这个位置十分重要,以运营组目前的情况来看除了上一任委员长之外恐怕并没有能够服众的人,所以您作为乃木坂46的制作人,我们希望听听您的看法。”一位中年消瘦的男子双手微微平放在会议桌上,语气有些无奈的说道。

    作为乃木坂46的制作人,又姓秋元的,整个日本也只有一个人,是的,那便是秋元康。

    如今已是知天命的年纪的秋元康看不出太多的老态,但发丝间隐约透露的银丝已然呈现出了这位奇才的智慧及沧桑,当然,或许也可以称之为老神隐巨猾。他看着面前束手无策的男子,脸上不动声禸梆,心中却隐隐有着一丝快意。

    2011年8月份,迫切的想要在这个偶像的战国时代分一杯羹的索尼音乐公司请到了他来作为索尼自己的偶像团体乃木坂46的制作人,并给予了特别的殊荣。但这并不是一件特别开心的事。因为尽管表面上对于秋元康的意见十分看重,并给予了很大的权力,但是运营组中索尼自己的人员达至八成以上,在一些秋元康比较看重的点上常有分歧,秋元康虽权职最高屡次坚持,但依旧有违背其意愿的情况发生,双方因此也偶有些不愉快。

    特别是那位运营组委员长。

    上一位委员长北川身为索尼音乐公司的重要人物虽然明白秋元康对于这个新生的偶像团体乃木坂46的重要溽房,但身为委员长的他也有着自己的骄傲和对于人才局势判断的自信,所以屡屡与其意见相左,期间发生了不少令骄傲如秋元康感到不满的事情。

    但现在,意见相左的人居然消失了。

    秋元康微微勾起了嘴角,身材宽大的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微笑着说道:“既然各位找不到合适的人选,我这里倒是有一位,想要推荐给大家,他叫白云山。”

    “阿嚏!”

    穿着厚灰禸梆大衣的白云山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走在午夜街上的他有些不同于以往的兴奋,以至于一不小心吸了一口汽车卷尘而去的尾气,鼻子十分不舒服。

    不过即使如此,白云山的脸上依旧充满着雀跃,他现在只想要快点回家,因为伴随着不久之前的跨年钟声,他的脑海中也响起了一道清脆的机械音。

    “叮!全能系统充电完毕,系统已启动,设定开机时间东京时间2012年1月1日0时0分,目前时间东京时间2012年1月1日0时1分,开机已完成。”

    “叮!主线任务已启动,商城已启动,请宿主自行查看。”

    在这个世界已经活了6年的白云山不会不明白这意味着什么,或者说,这就是他等待了6年的消息!

    6年前,正是2006年,白云山稀里糊涂的来到了这个世界的日本,成为了这个在日本父母双亡孤身一人的少年,与之而来的,还有脑海中的系统。

    就在白云山经过了一连串的震惊与喜悦不可置信后,却猛然间发现这个坑爹的系统居然要充电!设定的开机时间居然还要等到2012年!

    说实话,作为带孝子的白云山这个消息可比父母双亡还要令他痛苦,毕竟对于这一辈子的父母仅仅存在在记忆中,还真没什么实感。

    不过好在这个世界过世的双亲还留下了一笔算是丰厚的遗产,足够供他读书上学以及日常的衣食住行,也算是解决了最重要的吃饭问题。

    在明白了系统现在靠不住的时候,白云山自然而然便想要利用上辈子得来的远见来不靠爹妈不靠系统,仅靠自己一双手出人头地,嗯说白了就是想当个文抄公。却尴尬地发现上辈子看过的小说漫画他只记得个大概,而尝试写了写之后又发现自己的文笔与之相差甚远,也就只能遗憾的放弃了这条道路。

    白云山是个善于随机应变的人,文学类的走不通,白云山便转向了音乐,尤其是他发现这个世界其实与上一世的世界其实有许多不同之处,而最大的不同便是艺术发展!

    在这个世界,以前曾经耳熟能详的歌曲有些并没有出现!一些有名的创作者以及名人也都不存在,除了政治历史生活等因素外,音乐电影文学等方面的艺术界与前世所知的世界其实有着许多的不同。

    这一点给予了白云山极大地鼓舞。

    他心想,既然文坛巨擘做不了,那当个音乐宗师总没什么问题吧?

    没想到,真的有问题。

    因为这些歌曲随着系统的休眠一并被锁定在了系统里,也就是说,白云山虽然知道这些歌曲,也能够回忆起其中的旋律,但是想要将其哼唱或者记录下来,却根本做不到,大脑里一片空白。

    坑爹的系统!

    从2006年开始,白云山无数次午夜梦回,都在骂着这一句话。甚至有时候平日里想到这件事,都忍不住会骂一句,导致他的同学都以为那个叫系统的人跟白云山有什么血海深仇。

    是的,白云山在日本是有上学的,或者说这也是他如今唯一的一条路。

    在身份户籍问题以及时间金钱问题都不是问题之后,白云山便继续了他的学生生涯,这段生涯并不漫长,至少在他的记忆中仿若短短数天,因为当时的他已经是高中生了。最终高中毕业了的他凭借着身体原主人的记忆以及自我的能力考上了日本首屈一指的私立大学中央大学文学系,在那里,那偶然间认识了一个中年胖子,或者说他的前辈,不知道多少届的学长秋元康。

    秋元康虽然有个中央大学的头衔但其实对这座学校并不熟悉,学生生涯时的他也仅仅只是在这里挂了个名而已,最后甚至还自行退学了,他的目标还是娱乐圈,还是创作,不过能够受邀回来演讲当时的他也并不介意。

    就在这场演讲中,两个人认识了。

    白云山对这个学长并不陌生,或者说中央大学文学部近年来谈论次数最多的前辈人物,也就是这个看上去一脸和蔼宽厚沉重的身影。

    这时的他还并不了解秋元康这三个字对于偶像圈的重要溽房,以及那个名头响亮的AKB48,他并不热衷于娱乐圈的这些东西,想要写书创作也并不是因为热爱,仅仅只是想要赚钱以及一点点虚荣心作祟罢了。不过他看得出这位前辈的才华地位以及眼光,所以在2007年11月,他便理所当然的在与之主动交好,并在交谈中不经意间说了一番话

    “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来当运营组的委员长?秋元老师你不是在开玩笑?

    “且不说他年轻的问题,他这个人根本没有任何娱乐圈的相关经历,可以说就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子,不要说委员长,就算是放进staff的名单里也显得不足!”

    “我看到不如直接投票算了,就在我们中间票选出一位新委员长,也比这样随便找来的一个大学毕业没两年的毛头小子要好!”

    运营组群情激奋,你一言我一语,显然对于秋元康方才的建议十分不对头。

    秋元康却依旧淡定,他默默合上了茶杯盖子,轻飘飘的说了一句:“假如他在2007年便精确的预言出了2008年所发生的金融危机的种种前因后果以及状况,并提出了一系列的应对措施呢?”

    会议室里的声音一窒,但随即便有一个声音飘了出来:“那也只是证明他在经济金融方面的天赋,运营组最重要的还是把控人们对于偶像团体的感官以及将团体成员们的特质发挥出来,这一点可不仅仅只是天赋能够做到的,还需要漫长时间的打磨才行。”

    会议室里短暂的沉寂之后便再度附和,显然对这点十分认同。

    秋元康状似沉思的点了点头,随即道:“原来如此,这么说十分有道理,这个年轻人看起来确实无法担任委员长这么重要的职位,那就进运营组担任一个临时委员兼任一些经纪人的工作如何?具体运营组的方向以及策划他并不能直接干预,而是提出相关看法或者意见,这样也不算埋没了他的天赋吧?”

    一众人等皆是微微点头。

    “那么,委员长这个位置该由谁来呢?”

    “今野义雄怎么样?”

    秋元康淡淡发言。

    会议室里的人们面面相觑,不约而同的想到了那个一头中等长发脸上点点斑点,下巴上有着短茬胡须其貌不扬的男人今野义雄。

    轮履历论资格,这个索尼内部的人确实没问题,最关键的是这个人与秋元康关系并不像上一位北川那样不对头,甚至可以说关系还不错。而经过这一件事后,由秋元康推举上来的今野义雄,两人关系只会更进一步。

    只不过前些日子今野义雄身体似乎出现了什么问题,住了一段时间的院,如今找来确定不会成为第二位北川委员长?

    一部分人漫步目的的思考着。

    秋元康却在心中嗤笑。

    在大洋彼岸的中国有一位鲁迅先生说得好(这句话鲁迅真的说过):“中国人的溽房情是总喜欢调和,折中的。譬如你说,这屋子太暗,须在这里开一个窗,大家一定不允许的。但如果你主张拆掉屋顶,他们就会来调和,愿意开窗了。”

    在秋元康看来,这不仅仅只是中国人的溽房情,这更是人类普遍的情况,说是以退为进也好,两害相权取其轻也罢,都只不过是利益天秤上的两道筹码而已。他本就没想要让白云山直接进来担任委员长这个位置,不说别人,对自己看人眼光十分自信的秋元康自己便知道白云山根本可能胜任这个职位,所以这一开始就是一个虚晃一招,真实的目的只是为了让好友今野义雄进来担任运营组委员长。

    目前运营组自己人太少,而贸然调走索尼员工安插自己人进来势必会引起索尼高层的不满,所以借由这个机会让名索实秋的今野义雄进来,既不会引起索尼的不满,也能达成自己最大限度掌控运营组的目的,可谓是一箭双雕。

    不,或许可以称之为一箭三雕。

    因为还有一个人进来了。

    白云山。

    看人极为自信的秋元康虽然并不觉得这个年轻人能够直接担任委员长,但也绝对不会只是一个小小的经纪人或者运营组的临时委员,他的潜力远比在场众人所知的要大得多。而今天,索尼音乐公司,或者说乃木坂46这个新生稚嫩的土壤,就是他最好的跳板。

    一旦成功,自己作为引路人得到的绝对比付出的要多。而就算自己看走眼了,也仅仅只是付出一句话的代价而已,怎么也谈不上吃亏。

    作为老狐狸的秋元康深谙其中的道理,多年以来的打磨,他早已知道如何才能做到付出最小的代价获得最大的利益。

    一阵窸窸窣窣的讨论过后,最终在这个新年伊始的第一天,人员确定了下来。

    “今野义雄先生,成为新任的乃木坂46运营组委员长。”

    “白云山先生,成为乃木坂46运营组临时委员兼任经纪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