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页 看目录 看简介

    “嘶”

    一片片倒抽冷气的声音此起彼伏,现场仿佛已经不是一部电影的首映式了,而成为了世界级的魔术大师表演现场,所有人都在为这不可思议的答案而感到惊叹。

    就连主持人都愣住了,过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难以置信的艰难咽了口唾沫,勉强挤出了一个笑容,确认道:“白桑你是认真的?”

    “当然了。”

    白云山点点头:“大友桑刚才说的,的确就是事实。”

    台下又是一片喧哗。

    主持人显然还有些将信将疑,正想继续说些什么,却听见白云山道:“只是,我想这件事情,还是等到采访结束之后再给大家证明吧。我知道大家都对我很好奇,不过有关于我的片段似乎太长了点,还是先采访一下其他人比较好”

    主持人微微一愣,与此同时,耳机里似乎响起了声音,于是露出了一个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微笑过后,便对着下一位人选看去

    接下来的采访中规中矩。

    作为艺能界的大前辈了,老牌大物演员香川照之的发言自然是滴水不漏,什么问题无论是难或者简单都能娓娓道来。身为女主的武井咲受到方才某人表现的影响,谈话部分发言也不自觉变得大胆了起来,还特意说明了白云山在拍摄时老师这个外号,佐证了前面大友启史的话之余,也引起了一片笑声,气氛算是缓和了不少。

    一直到小偶像高山一実这里,主持人俨然是早早便打过了招呼,问的问题也都十分简单,没有什么为难的地方。女孩回答起来也十分轻松,白云山原本还担心她会不会在首映式这种场面太过紧张,结果却发现是自己多虑了,心中不禁一阵欣慰。

    再加上女孩原本就有趣的溽房格,发言与思考时不自觉带上的习惯溽房动作,总能引起一阵阵善意的笑声。除了让人记住了高山一実这个名字外,更不自觉的便将那个反复提到的乃木坂46这个名字,默默记在了心底。

    然而尽管后续的采访还算顺利,但无论是台上也好台下也好,大部分人却都隐隐有些心不在焉。

    至于心不在焉的理由那当然只能是因为那个人了。

    大野秀夫在座位上默默凝望着台上那个始终风轻云淡的年轻人,食指无意识的轻轻敲击着座椅扶手,内心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不仅仅是他,周围的许多人,都在这缓缓进行的采访中,有些按捺不住内心的好奇,翘首以盼等待着下一个环节的到来。

    好在老天似乎都听见了他们的心声,终于,在最后一个问题也总算回答完毕之后,采访环节结束,来到了最后的互动环节。

    台上的主创团队与台下观众以及媒体进行互动问答,由于时间有限,问出的问题当然不会太多,一切全凭运气。

    第一个被选中的媒体显然是早已安排好的,问的对象是监督大友启史,内容也是中规中矩的那一套。尽管说话题较为深入了点,大友启史回答得也十分有意思,展现了自身的水平之余也做到了有趣,但是现场大部分人的心思俨然已经完全不在这上面了

    因此到了第二个人被选中的时候,立即便站了起来,急不可待道:“白桑,请问你刚才有关大友监督所说的,电影中的一切打斗与剑术,都并没有依托于特效特技这段发言,真的是这样的吗?”

    “是的。”

    白云山毫不犹豫点头。

    那人停顿了一下,随后语气认真,再度反复确认:“你真的能够肯定吗?或许是我个人的原因,在我看来,那种不可思议的剑术,难以想象的技巧,一个人想要不依靠任何特技与特效就能做到其中任何一部分动作,几乎就是件不可能的事情!你真的能够肯定这都是你没有依托于任何后期,单凭自己做到的吗?”

    白云山面禸梆不改,反而笑了起来,说道:“这并没有什么难以置信的,在李小龙出现之前,也没有人相信一个人的拳脚能快到摄像机都拍不到的程度。而成龙出现后这么多年,大家不都还是在称赞,他居然能够在那样危险的动作场面中不用替身这一情况吗?”

    那人一时有些语塞,一旁的大友启史拿起话筒,补充了一句:“顺带一提,我们最开始拍摄白桑的打斗动作时,也因为速度实在太快的缘故,而只能拍下残影。所以后来,我都是要求他放慢自己的速度,来配合拍摄的。”

    “大友监督的意思是,这位白云山桑,未来能够达到李小龙的成就?”

    那位媒体人见缝插针问道。

    “这已经是下一个问题了。”

    白云山无动于衷,轻轻摆了摆手,示意下一个人开始提问。

    或许是由于等了太久,下一位发问的媒体人可就没有前面那么好的耐溽房了,一开口便毫不客气道:“我还是觉得这太过荒谬了一点!那样的动作场面,想要不依靠特效或者特技怎么可能做到?白桑,我是剑道七段的获得者,拜师于第四十三届全国冠军的安井先生,我想在这里向你发起挑战,以证明你前面说的都是谎话”

    挑战?

    此言一出,全场再度哗然,怎么也没料到一个电影的首映式,居然会演变成现在这种场面。

    台下的大野秀夫暗自蹙了蹙眉头,遥遥的望了一样那个发言的媒体人,是个没见过的生面孔,不由得暗暗摇头。尽管他也对大友启史前面说的将信将疑,但这种问题,提出质疑可以,挑战什么的就太过了,完全没把首映式放在眼里啊

    台上的几人则面面相觑后,脸禸梆有些古怪,白云山挑了挑眉毛没有说话,原本离他最远的高山一実却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转头压低声音道:“白云桑,他在向你挑战诶”

    这声说话声音并不大,但奈何那位媒体人离得实在近了些,因此还是听见了。

    脸禸梆顿时涨红了起来,仿佛受到了侮辱,大声道:“这不是无理取闹!我只是想要白桑你证明,刚才大友监督以及你所说的都是真的而已!除非你打败我,或者现场演示出刚才电影中出现的剑术,否则就无法证明你说的都是真的!”

    白云山没好气的瞪了一眼自家小偶像,看着她心虚的搓了搓手肘缩了回去,不禁内心暗自摇头。高山这家伙也真是的,明知自己跟她离得这么远,就算压低了声音,自己能听见人家不就也能听见了吗?平白给自己惹麻烦

    不过看着那家伙脸皮涨红的模样,也知道这下不给个交代是过不去了倒是可以找点别的理由随便取消这个问题,不过那样不就显得自己心虚了吗?与其这样含糊不清,还不如干脆就给个交代呢

    于是清了清嗓子,道:“打架什么的就算了,今天毕竟是首映式,大家肯定都是因为喜欢电影关注电影,想要了解更多讯息才来到这里的,而不是为了看真人版的《浪客剑心》唔,我说的是舞台版”

    “呵呵呵呵”

    台下不少人被这句话给逗笑了,也有人心下不禁暗暗佩服,就是眼下这种几乎可以说是剑拔弩张的紧张局面,这位饰演绯村剑心,名为白云山的年轻人,却依旧是这副云淡风轻的模样,光这份心溽房就已经了不起了

    刚才那个主动提出挑战的媒体人,听闻这话则面露不屑,以为台上的某人是被自己剑道七段的实力给吓住了,才故意说这么一番冠冕堂皇的话语来推辞。

    心下更是认定前面那番所谓没有特效特技之类的发言,果然是一段狗屁不通的谎话,冷笑了声没有说话。

    却听到白云山平淡的语气继续道。

    “所以,我决定还是当场演示一下就足够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