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页 看目录 看简介

    平时的单元检测和作业写来写去,也就那几道题型,无论语数英都是一样,夏暖暖都写腻了。

    每一次期末考试都得全年级第一,这也就是夏暖暖任溽房的理由。

    “铃铃铃”

    考试时间结束。

    夏暖暖正巧写完了最后一道考题,班主任走下讲台,一个个走下来收答题卡。

    当走到夏暖暖的座位上,当看见夏暖暖的答题卡居然已经写满,而且最后一道附加题都写对了之后,不由得也在心中啧啧称奇。

    “夏暖暖,你的成绩好老师是知道的,但是正因为你成绩好,你得给老师做一个表率,对不对?”班主任满意的拿起夏暖暖的答题卡,轻轻的拍了拍夏暖暖的肩膀。

    夏暖暖,这都是老班心里最器重的学生,没有之一。

    “表率?老班,你不会让一个脸上长了一块这么丑的疤痕的女生来做我们班的表率吧?那可是有损班风啊哈哈哈!”起哄的男生是宫少韩。

    宫少韩的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睫毛轻轻颤动着,表情异常冷漠,。

    他的嘴角微微轻抿,抿出一道优美的弧度,闪着粉嫩的光彩,脸上却多了一丝冷漠的笑意。

    而听到宫少韩这一番话后,夏暖暖抿了抿樱桃般薄薄的唇,下意识紧紧的捏住了自己的衣角,她感觉自己的手上全是汗水。

    她久久的都没有说话,只因为宫家是自己救命恩人的孩子。

    “好啦好啦,你们少拿夏暖暖同学开玩笑了。”班主任就说了这么简简单单的一句话,然后便扬长离去了。

    这是一所贵族学院,顾名思义,有钱人家的孩子便是送到这里来上学。

    宫少韩和夏暖暖一样,从小便在贵族学院上学,而且一直都是同伴,这自然是宫少韩的父亲宫振南安排的。

    宫父的本意,是让宫少韩多照顾照顾夏暖暖,却没有想到宫少韩不但没有照顾夏暖暖,还反而带头欺负她,嘲笑她。

    一种委屈,不满的情绪涌上夏暖暖的心头,要在以前小时候,自己或许可以用眼泪来打败宫少韩,因为世人皆知宫少韩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女孩子的眼泪。

    女孩子一哭,他就心软,这是他从小就落下来的毛病。

    可是等夏暖暖逐渐长大,她不想用自己的眼泪去获得宫少韩意识的同情,她知道,眼前这个宫家大少爷,对自己的厌恶究竟有多深。

    更何况,人长大了,又怎会像儿时那样动不动就哭泣呢,更何况,自从芭比娃娃事件发生之后,宫少韩就连笑都很少对她笑了。

    通常情况下都只有冷笑。

    芭比娃娃事件发生在5年前。

    小小年纪的夏暖暖和往常一样叫宫少韩起床,看见宫少韩枕头边的那个芭比娃娃心生喜爱。

    于是,直接伸手将那个芭比娃娃捧在自己的怀里。

    谁知,原本在睡觉的宫少韩在这一下,忽然间瞪大了那一双好看的双眸:“别碰它!”

    宫少韩的声音格外的冷冽,如同寒冰一般,这样的宫少韩,是夏暖暖从未见过的。

    夏暖暖又和以前一样撅了撅嘴:“不嘛不嘛!少韩哥哥,人家就想要这个芭比娃娃!”

    宫少韩整个人径直起了身,声音不由得又加大了几个分贝:“还给我!”

    仿佛是被宫少韩这一副模样吓到了,夏暖暖“哇呜”一声又哭了出来。

    “你哭也没用,无论如何这个芭比娃娃我是不会给你的!”

    说完这句话后,宫少韩伸手,试图夺回自己的芭比娃娃,谁知道夏暖暖居然死活也不撒手。

    宫少韩下意识加大了力度,想要抢回夏暖暖手中的芭比娃娃,而夏暖暖却依旧把芭比娃娃握得紧紧的。

    “是不是我们宫家平时宠坏了你?嗯?”宫少韩的声音冷冽异常,狠狠的把那个芭比娃娃往自己这边一抽……

    下一秒,芭比娃娃的衣裙就这样被扯烂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