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页 看目录 看简介

    每一次,也只有想到自己梦中的那个女孩子的时候,宫少韩才会露出这一种笑意。

    在他的梦中,一个小女孩递给了自己一个芭比娃娃,对自己说:“少韩哥哥,这个芭比娃娃是我最喜欢的,是我爸爸从美国给我带来的生日礼物,现在送给你!”

    梦中,年幼的宫少韩望着小女孩递给自己的芭比娃娃,一脸嫌弃的摇了摇头:“不要不要,芭比娃娃是女孩子的东西,男孩子才不要呢!”

    虽然说是这么说,可是,在那个虚幻的梦境中,宫少韩思虑了一番之后,又笑着接过了小女孩递给自己的芭比娃娃,拍了拍自己的胸膛笑着说:“不过呢,看着是你给我的份上,我就收下了,嘿嘿嘿嘿”

    从小时候到现在,宫少韩一直都被这个梦缠绕着。

    虽然宫少韩不知道那个*****是谁,可是,他知道,那个女孩是对自己很重要的人,与自己曾经失去的那一段记忆有关。

    可是,那个芭比娃娃却已经被那个该死的女人毁了,无论自己请再好的裁缝,如何修复也修复芭比娃娃不了曾经的样貌。

    想到这里,宫少韩捏碎了自己手中的酒杯,酒杯碎了宫少韩一手,碎片和原本酒杯里的酒顺着宫少韩带着鲜血的掌心滑落在地。

    一旁的杭景泽见状,立刻放下了原本手中的麦克风:“宫少韩,你封了,你吃饱了撑的,捏酒杯干嘛?”

    杭景泽,便是今天在教室里跟在宫少韩身后的那个说也想要一个听话的女仆的白衣少年。

    一旁的安逸阳也附和着说道:“少韩,你就别老因为夏暖暖而折磨自己了,你和她置了这么多年的气,有什么用呢?”

    “你们不懂!”宫少韩看了一眼,自己对于手指染上的鲜红的的鲜血,丝毫没愉岱口意。

    只是,重新拿起麦克风,和着此时此刻KTV点拨屏幕上被人点了的那一首【囚鸟】,很是认真的唱了起来。

    待宫少韩回到宫家,已经是凌晨1:00了,他脱掉自己那一双衬得发亮的皮鞋,穿上了家里的拖鞋。

    浑身带着一股子酒气,有一些刺鼻。

    客厅一片漆黑,宫少韩打开了客厅的灯,整个客厅顿时变得亮堂了起来。

    他的目光,缓缓地落在了夏暖暖卧房下方的门缝那儿,只见门缝那里依稀的还有一些灯光透过。

    那一刻的他,眉头紧皱着,下意识一步步的朝着那一间卧房走去,修长的手握住了把手,轻轻一旋,便把门打开了。

    卧房内,有一股好闻的香气迎面而来,他很熟悉这味道,这是夏暖暖身上自带的一种体香,非常的好闻。

    宫少韩站在房门口望了他一眼,一头橙禸梆的细软笔直的长发,远远的看很漂亮,穿着白禸梆的棉布睡衣长裙和一双蕾丝花边的白短袜,长发上坠着一只蝴蝶皮筋。

    仿佛是听到了声音,原本,半躺在床上看电视的夏暖暖下意识朝门口望去,看见是宫少韩的那一瞬间,她的心,不由得悬了起来。

    宫少韩是又要来找自己的茬吗?

    “怎么是你?你来我房间干什么?”夏暖暖此言一出,便发现自己好像说错话了。

    这诺大一个宫家,将来都是宫少韩的,宫家就只有宫少韩这一个儿子,居然是宫少韩的家,那么,他想进自己的卧室,那简直就是随随便便的事情。

    “我的意思是,你怎么还没有睡?”夏暖暖薄唇微抿,淡淡的问道。

    “夏暖暖!”宫少韩冷冷的吐出了这三个字,下一秒,忽然快步朝夏暖暖的床上走去。

    还没有来得及反应,便被宫少韩狠狠的压在了床上。

    感受到护栏压在自己身上沉重的重物,夏暖暖的心跳不禁加速着,闻到宫少韩身上一股刺鼻的酒味,不由得揪了皱眉头。

    她下意识想要推开宫少韩:“你喝酒了?”

    宫少韩没有说话,他的手狠狠地揪住了夏暖暖睡衣的衣领。

    夏暖暖的睡衣衣领有点低,她最敏感的部位被宫少韩一览无余……

    他的眸子冰冷无比,微微的勾了勾唇角:“夏暖暖,你觉得自己很厉害吗?长大了,翅膀硬了,所以对我总是那么的冷淡,是不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