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页 看目录 看简介

    夏暖暖的目光落在了宫少韩的身上

    只见宫少韩的脸上泛着红晕,那一双好看的眸子紧闭着,修长的睫毛在电视机光线的照耀下微微的颤动。

    “喂!宫少韩!宫少韩!”夏暖暖喊了两声宫少韩的名字,可是,宫少韩却一丝一毫的动静都没有。

    完了,宫少韩该不会就这样晕过去了吧?

    夏暖暖的心顿时掠过一丝慌乱,再怎么说也是宫家养了自己这么久,要是宫大少爷死在自己的手上,她岂不是忘恩负义。

    她缓缓地下了床,眉头微微的拧紧,抿了抿唇,伸脚轻轻的在宫少韩的屁股上踹了一下:“你不要吓我好吗?”

    宫少韩的身子随着夏暖暖踹他的方向动了一下,很快又还原成了之前的方向。

    一时之间,夏暖暖感觉自己头都是大的,不会吧,事情怎么就演变成了这个样子,自己不会还要把这位宫大少爷给搬到他自己的房间去吧。

    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夏暖暖吃力的把宫少韩给扶了起来,奈何宫少韩的重量太大,夏暖暖只能把宫少韩给挪到了自己的床上。

    十分嫌弃的给宫少韩把鞋子和袜子脱了下去,放在床头柜上,然后去宫少韩盖好被子。

    “芭比娃娃芭芭比娃娃还还在它还在”宫少韩的眉头紧锁着,含糊不清的说着梦话。

    那深沉好听的声线让夏暖暖不由得一怔,想到能感觉自己的心仿佛被什么抠了出来一般。

    芭比娃娃?

    就是那个让自己和宫少韩变成这种境地的芭比娃娃吗?

    宫少韩啊宫少韩,那个芭比娃娃对你来说到底是怎样的意义?让你到现在都如此的惦记它?

    是因为那个芭比娃娃,所以你才会这样报复我吗,是吗?

    夏暖暖原本便知道,自己与宫少韩之间之所以会变成这样,是因为那个芭比娃娃的缘故,可是,在此之前夏暖暖不知道芭比娃娃对宫少韩的意义居然如此的大。

    他到现在居然还记着那个芭比娃娃,看来他对自己曾经扯坏了他的芭比娃娃是真的耿耿于怀,恨了一辈子啊。

    突然想起了那一次,宫少韩为了不让自己拿她的芭比娃娃蜕变的冰冷,夏暖暖感觉自己的心泛起了一丝凉意。

    为什么自己的心有一点刺痛呢?

    那个芭比娃娃对他来说真的那么重要吗?

    “夏暖暖我讨厌你!讨讨厌你”

    宫少韩的又一句梦话,让夏暖暖勾唇苦笑了一下。

    她知道宫少韩自己,却不曾知道宫少韩在梦里都是这样的厌恶自己。

    夏暖暖关掉电视机,缓缓地打开了电视机旁边的那一盏夜光灯,夜光灯的散发出来的灯光是五彩的,光线暗沉而又缤纷。

    投射在夏暖暖的脸上,把夏暖暖脸上那一块刺眼的疤痕照的很清楚,那么好看的一张瓜子脸,简直就是被脸上的那一块疤给毁尽了。

    若不是因为那一块伤疤夏暖暖,也算是一个绝禸梆美女。

    走她到柔软的大床旁边,看了一眼,在床上躺着盖着自己被子的宫少韩,她并没有上床睡觉。

    她可不想被宫少韩误会自己占他便宜,或者说,让宫少韩自己的便宜……

    因此,她只是搬了自己书桌旁的凳子到大床边上,整个人坐在凳子上,把双手放在床上当做枕头,然后,脑袋枕在自己的双手上就这样睡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