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页 看目录 看简介

    宫少韩整个人径直起了身,声音不由得又加大了几个分贝:“还给我!”

    仿佛是被宫少韩这一副模样吓到了,夏暖暖“哇呜”一声又哭了出来。

    “你哭也没用,无论如何这个芭比娃娃我是不会给你的!”

    说完这句话后,宫少韩伸手,试图夺回自己的芭比娃娃,谁知道夏暖暖居然死活也不撒手。

    宫少韩下意识加大了力度,想要抢回夏暖暖手中的芭比娃娃,而夏暖暖却依旧把芭比娃娃握得紧紧的。

    “是不是我们宫家平时宠坏了你?嗯?”宫少韩的声音冷冽异常,狠狠的把那个芭比娃娃往自己这边一抽。

    下一秒,芭比娃娃的衣裙就这样被扯烂了。

    芭比娃娃里面的白禸梆棉花就这样从破烂的裙子里面洒了出来。

    雪白的棉花就这样散了一地,望着这一幕,宫少韩的眸子中露出一丝冷冽。

    他瞪起了眼,眉毛一根根竖起来,拳头被他拽得青筋暴起。

    宫少韩愤怒地盯着夏暖暖,朝着夏暖暖大吼:“滚!夏暖暖,你给我滚出去!”

    第一次,听到宫少韩这种嘶吼的语气,第一次,看到大发雷霆的宫少韩。

    后来的后来。

    这副模样的宫少韩从一次变成了很多次,曾经那个对自己百依百顺的宫少韩便再也没有变回去。

    她习惯了宫少韩对自己的冷漠。

    习惯了宫少韩把自己当做女仆一样看待。

    习惯了在宫少韩面前保持微笑。

    习惯了再也不在宫少韩面前哭泣,流过一滴眼泪。

    “喂!夏暖暖,一会儿给我买一箱矿泉水送到好莱坞KTV里,哥几个到时候去唱K定位到时候发给你!”宫少韩的目光淡淡的落在夏暖暖身上。

    他的声音不容置疑,仿佛夏暖暖给自己送一箱矿泉水是理所应当的一般。

    也对,这么多年来,宫少韩便是如此对待夏暖暖的。

    她是他的女仆。

    随叫随到的一个女仆,佣人。

    他只愉岱口自己的父母面前,生怕父母看出端倪,才会对夏暖暖很客气很客气,客气到这么多年的青梅竹马不复存在。

    夏暖暖薄唇微抿,点了点头:“知道了。”

    待夏暖暖说完这句话后,宫少韩从自己的裤兜里掏出一个真皮钱包。

    他修长的手指翻开钱包,从一叠百元大钞里面拿出100元,在夏暖暖面前晃了晃:“给你,不用找了。”

    夏暖暖刚想收下,谁知道宫少韩的手一松,那一张一百元就这样从宫少韩修长的纸缝中划过,被扔在了地上。

    宫少韩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意:“不好意思,手滑了。”

    “没!事!”夏暖暖咬牙切齿的吐完这两个字。

    她弓下身去,把那一张100元捡了起来,塞回了自己的裤兜。

    “哎,有一个百依百顺的女仆真好,这么好的女佣,你什么时候给我也找一个呀?”宫少韩身旁一个长相俊朗穿着白衬衫的男生淡淡的开了口。“只是,不要找这么丑的!”

    言语之间,像是挑逗,又像是讽刺……

    听到这话,宫少韩俊眉微微的挑起,笑了笑,淡淡的回答道:“实不相瞒,我这女仆是捡来的,没有人要的野丫头罢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