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页 看目录 看简介

    一种屈辱感蔓延着夏暖暖的全身。

    她努力隐忍着自己心中的怒气,抬眼看了一眼宫少韩,只是笑:“宫少说的是,我若是没有人要的野丫头,那你们宫家把我捡来了,那你们宫家岂不是垃圾桶?”

    “你!”宫少韩眉头微微的皱起,他的面部变得无比的狰狞起来,周身散发着阵阵的寒气,“没想到你不但人丑,心也丑!我们宫家收留你,把你养的这么大,你居然会说出这种话?”

    “是!我就是如你说的,人丑心也丑,那又怎么样?”

    “好了,少韩,我们就别和她理论了。”宫少韩旁边那个俊朗少年,抬起自己纤细的手腕,看了一眼手腕上的名牌手表,“我们定了KTV还是先走吧。”

    “嗯。”宫少韩淡淡的应了声,没愉岱抠多看夏暖暖一眼,迈着那一双修长的大腿,离开了教室。

    宫少韩身旁的那个少年也随着宫少韩一块离开了。

    教室内。

    夏暖暖就那样站在那里,望着宫少韩离去的身影,她死死地咬住自己的下唇,直至下唇有鲜血溢出。

    一股浓浓的血腥味在她的嘴里蔓延,苦苦的,腥腥的。

    “这下夏暖暖脸皮真够厚的呀,人家宫家好不容易把她抚养长大,她却如此的忘恩负义,还说宫家是垃圾桶!”

    “就是!真是太过分了!”

    “成绩好又怎样,素质不行啊!再说了,像我们这种学校还需要靠成绩吃饭吗?”

    同学们议论纷纷,所有的舆论与指着都朝夏暖暖一个人扑面而来。

    在所有人的眼里,夏暖暖做什么都是错的,而宫少韩做什么都是对的,是因为宫少韩是宫家的唯一的儿子。

    而自己,却是捡来的。

    “喂,你们说够了没有?”偌大的班级,终于有一个女生站了出来。

    那个女生狠狠的白了一眼那些同学,紧接着便牵着夏暖暖的手一块离开了教室。

    她叫韩小诺,是夏暖暖唯一的朋友,从初中到高中,她们一路这样走了过来。

    韩小诺,学院里面俗称男人追不到的校花。

    长的瓜子脸格外的标志,诱人的樱唇上挂着甜美的笑容,如墨般的长发用一根银禸梆丝带束于脑后。

    她就这样站在夏暖暖的旁边,与夏暖暖形成了天壤之别。

    韩小诺也却是所有女生的公敌。

    原因一,不善交际。

    原因二,觉得学院里面的女生都太肤浅,她自己本身也不太喜欢她们。

    原因三,她和夏暖暖是好姐妹,夏暖暖的敌人自己是万万不会成为朋友的。

    “小诺,谢谢你,每次只有你一个人站出来为我说话。”夏暖暖淡淡的笑了笑,眸光中有一丝忧伤掠过。

    “这么多年的闺蜜了,谢什么?一会儿我陪你一起去小卖部拿矿泉水,再帮你一起送到KTV。”

    “小诺,还是你好!如果没有你,我真的不知道我该怎么办!”夏暖暖把自己的胳膊紧紧的挽着韩小诺的胳膊,脑袋依靠在韩小诺的肩膀上……

    韩小诺笑了笑,伸手轻轻的在夏暖暖脑门上弹了一下:“我会陪你一辈子的,暖暖!在我曾经最见不得光的时候,是你一直陪在我的身边,那个时候起我们就说好了,要一辈子有难同当,有福同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