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页 看目录 看简介

    可是后来,直到有一次看到夏暖暖一个人从厕所出来红着眼眶,仿佛是哭过的时候,宫少韩就已经原谅她了。

    真的他原谅她了。

    可是,夏暖暖为什么就回不去了,不会在自己的面前如同小时候那样开玩笑,不会对自己一口一个少韩哥哥。

    她变了!

    缓缓地抬起那一双清冷的眸子,宫少韩看了一眼夏暖暖,终究是没愉岱抠多说什么对夏暖暖摆了摆手,口气依旧出奇的冷淡:“你可以滚了!”

    滚?

    夏暖暖不由得勾唇冷笑了一下。没有任何的辩解,径直离开了KTV包厢,韩小诺立刻跟在夏暖暖的身后一起离开。

    “少韩啊,你和她真的有这么大的深仇大恨吗?不就是因为一个芭比娃娃吗?多大点事?”说这话的男生叫安逸洋。

    他是一个眼镜男,戴着一副圆圆的金丝眼镜,脸上的眼镜映衬着一双阴眸的深邃,显得愈发的俊朗帅气。

    当初芭比娃娃那件事,宫少韩和安逸阳说过。

    “不过是你梦中的一个女人罢了,你何必惦记这么久?甚至为了一个梦中的女人给你的芭比娃娃,而去伤害自己身边的人,何必呢?”安逸阳微微的抿了抿唇,叹了一口气。

    他知道,宫少韩不是一个注重相貌的人,相反,是一个看重人品的人,他可不会相信,是因为那个叫夏暖暖的女人长得丑,所以才被宫少韩针对。

    所以,更大的原因便源于多年前的那一场芭比娃娃事件。

    “安逸阳,你不知道,我觉得在梦中的那个女孩,是我生活中真实存在过的,她对我笑,笑得那么甜,那么甜,虽然我看不清她的脸,可是,她递给我的芭比娃娃,总是充斥着我的回忆。”说到这的时候,宫少韩小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颜。

    这笑,看上去是那么的幸福。

    每一次,也只有想到自己梦中的那个女孩子的时候,宫少韩才会露出这一种笑意。

    在他的梦中,一个小女孩递给了自己一个芭比娃娃,对自己说:“少韩哥哥,这个芭比娃娃是我最喜欢的,是我爸爸从美国给我带来的生日礼物,现在送给你!”

    梦中,年幼的宫少韩望着小女孩递给自己的芭比娃娃,一脸嫌弃的摇了摇头:“不要不要,芭比娃娃是女孩子的东西,男孩子才不要呢!”

    虽然说是这么说,可是,在那个虚幻的梦境中,宫少韩思虑了一番之后,又笑着接过了小女孩递给自己的芭比娃娃,拍了拍自己的胸膛笑着说:“不过呢,看着是你给我的份上,我就收下了,嘿嘿嘿嘿”

    从小时候到现在,宫少韩一直都被这个梦缠绕着。

    虽然宫少韩不知道那个*****是谁,可是,他知道,那个女孩是对自己很重要的人,与自己曾经失去的那一段记忆有关。

    可是,那个芭比娃娃却已经被那个该死的女人毁了,无论自己请再好的裁缝,如何修复也修复芭比娃娃不了曾经的样貌。

    想到这里,宫少韩捏碎了自己手中的酒杯,酒杯碎了宫少韩一手,碎片和原本酒杯里的酒顺着宫少韩带着鲜血的掌心滑落在地……

    一旁的杭景泽见状,立刻放下了原本手中的麦克风:“宫少韩,你疯了,你吃饱了撑的,捏酒杯干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