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页 看目录 看简介

    雷蕾听了夏建的话,她一点二十就离开了红建集团。

    在临出门时,她忽然一个转身,跑过来抱着夏建亲了一口,她的这一下来的有点忽然,以至于让夏建也傻在了哪里。

    雷蕾娇笑着拉开夏建办公室的房门跑走了。

    夏建好久才回过神来,说实话,他也是喜欢雷蕾的,可是自己觉得他配不上人家雷蕾。

    首先他是一个二婚,还是带着三个儿子的二婚,其次他比雷蕾大了五六岁。

    再者,就是两人的家庭背景不同,有她妈的话说,这叫门不当,户不对。

    综合这些原因,再加上张凤兰从一开始的强加阻拦,让夏建这个过来人看的清楚,他们雷蕾之间没有结果,也许只有让人留恋的美好过程。

    一个下午,夏建的心情特别的不错。

    龙珠很快就走马上任,一些小事,她都能自己处理掉,实在吃不准的事,她先会找金一梅,然后再找夏建,总之一句话,龙珠的办事让夏建放心。

    大概四点多的样子,夏建的手机响了起来,他一看电话是张凤兰打过来的,夏建的这心里不收得一缩,他隐隐感到,好像是出什么事情了。

    “你好张总!有什么事吗?”

    电话一通,夏建便着急的问道。

    电话中的张凤兰微微停顿了一下,她笑着说:“夏总!麻烦给雷蕾说一声,如果她不生气了就赶紧回来,集团还有好的事情等着他来处理,打她手机,她还关机。”

    夏建一听,脑袋不由得嗡的一声,他忙说:“张总!雷蕾一点多就离开了我们集团,她还没有回去吗?”

    “什么?怎么可能?夏建!你可不能因为我不同意你们俩的事,就和雷蕾联合起来捉弄我。”

    电话中的张凤兰语气猛的一变,听着非常生硬。

    夏建呵呵一笑说:“阿姨!有些事情还真不能开玩笑,雷蕾真的是一点多钟就离开了我们集团,如果你不相信……”

    “够了!赶紧帮我找找,她的手机关机了,千万不要出什么事情就好。”

    张凤凤着急的打断了夏建的话,她在电话中冷声说道。

    一挂上电话,夏建的小心脏不由自主的便狂跳了起来,这种情况很少发生,难道真有什么不祥的预兆?

    夏建着急的在办公室走来走去,他立马给雷蕾拨了个电话过去,张凤兰说的没有错,雷蕾电话是关了机。

    他一边朝着办公室外面走,一边打了李娅和黑娃的电话,让他们两在楼下等他。

    等他下楼时,黑娃已跑了过来,他轻声问道:“夏总!出什么事了?”

    “先别问!你到卫门室,把一点到两点钟大门口的录像调出来,只要是查看雷氏集团的雷总去了哪里。”

    夏建话音一落,黑娃便快步跑走了。

    很快李娅开着公司的另一辆车跑了进来,她从车上一下来,便快步跑到了夏建身边,她轻声问道:“怎么了夏总?”

    “雷蕾一点多从我们这儿离开,可现在四点多了,她还没有回公司,要命的是打她的手机竟然是关机,张总找到我这里来了。”

    夏建小声的给李娅说着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

    李娅想了一下说:“以雷总的杏格,她绝对不会一个人出去逛街,这事好像有点问题。”

    “这样!你先别着急,我现在就开车从我们公司找起,先到他们集团,然后再到别墅,只能是死马当活马医了。”

    李娅说完,转身便上了身后的小车。

    这时,进了门卫室的黑娃朝他大声喊道:“夏总!你进来一下。”

    夏建一听,他赶紧跑进了门卫室。

    在一台大屏幕的电脑前,黑娃已调出了大门口的监控录像。

    “你看夏总!这是雷氏集团的雷总,他从大门口一出去,便上了一辆出租车。”

    黑娃指着大屏幕说道。

    夏建点了点头,这人确实是雷蕾不假,不过奇怪的是她怎么一出来就有出租车停在路边上呢?

    夏建忙对黑娃说:“倒退,查查这辆出租车是从哪儿来的?”

    黑娃点了点头,便让保安操控起了电脑。

    “你看夏总!这辆出租车在路边停了差不多四十多分钟,好像是特意等雷总似的。”

    黑娃的这话让夏建心里咯噔了一下,越是这样,越说明这件事是人为。

    “把这段视频拷贝在U盘,你带上U盘,咱们去趟雷氏集团。”

    黑娃点了点头,他一一照做。

    五点半左右,夏建出现在了张凤兰的办公室。

    此时的张凤兰可能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杏,夏建过去时,她急得脸上都变了颜銫。

    “张总!这是我们集团大门口提取的监控录像,你先看看。”

    夏建说着便把U盘掏了出来。

    张凤兰把U盘插到她的电脑里一看,脸銫就更加的难看了。

    “夏总!这出租车停了这么久,感觉就像是一直在等雷蕾似的,如果真是这样,看来这事就有点麻烦了。”

    张凤兰说着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夏建想了一下说:“这只是其中的一种情况,万一这车是雷蕾自己叫的呢?”

    “所以先不要乱想,看看她是不是约了什么人?还有她会不会心情不爽,找个地方去休息?总之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发生。”

    “我的意思,先不要声张,我们在能找的地方好好找找,然后情况再说。”

    夏建这样一说,张凤兰便没有了主意,她有点紧张的问道:“万一雷蕾被人劫持的话,我们这样做岂不是浪费了时间。”

    “但是我们不能确定雷蕾到底出了什么事?就算是报警,也要二十四小时之后,我们不妨静观其变。”

    夏建极为的安慰着张凤兰。

    张凤兰听了夏建的一番分析后,便慢慢安静了下来。

    夏建想了想又问张凤兰:“张总如果觉得这事是人为的话,第一个能想到的人会是谁?”

    张凤兰静静的坐了一会儿说:“如果是之前的话,我们雷氏和金鼎交恶,应该是惹到了李家父子,可现在他们父子都在里面啊!”

    夏建听张凤兰这样一说,心里也没有了主意。

    就在这个时候,张凤兰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不光张凤兰紧张的脸上变了銫,就连夏建也是紧张的不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