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页 看目录 看简介

    夏建赶紧拿起手机一看,电话号码显示为本地的座机号码,他忙接通了。

    “夏总!对方刚才打我电话了,要一千万的现金。”

    电话中的张凤兰有点紧张的说道。

    夏建长出了一口气说:“他们这是做死的节奏,一千万的现金能带的动吗?”

    “你这样,在集团闹出点动静,你让人先准备一千万的现金,有这个说法就行,我的意思你应该明白。”

    张凤兰答应了一声,便把电话给挂断了。

    这时,一个电话打了进来,来电显示是方芳,夏建立马接通了电话。

    只听方芳说道:“来电区域已经圈定,就在中城区的一栋公寓楼上。”

    “能不能通知当地派出所以排查住户的方式,先对这栋公寓楼检查一遍?”

    夏建小声的说道。

    电话中的方芳犹豫了一下说:“我试试吧!这事你们没有报警,执行起来恐怕有点难度。”

    挂上电话,王琳轻声问道:“出什么事了?”

    夏建想了想说:“雷蕾有可能被绑架,对方今天早上打电话过来说要一千万的现金。”

    王琳一听骂道:“真是太嚣张了,一千万的现金能带走吗?”

    “这事你还是要好好地劝劝张总,最好是报警。”

    “现在的侦破手段很高超,有了警察的介入,案子很快就能破,但是只凭我们个人的能力,想完成这件事恐怕有难度。”

    夏建听王琳这样一说,他觉得王琳说的不错,但是这件事必须得张凤兰同意,否则出了任何事情,他们谁也承担不起这个责任。

    一上午,夏建都有点心不在焉,王琳很聪明,他让秘书杨雪在门后看着,所有来找夏建的人,都被分流到了王琳那边。

    临近中午时,夏建估计张凤兰的会应该开完了,他便找到她办公室的电话打了过去,没想到张风兰还真在。

    电话一通,张凤兰便轻声说道:“夏总!我们见个面吧!”

    “好!你收拾一下,没用坐自己的车,我让人在你们集团的楼下等你,你一出门就上车。”

    夏建说完,立马又给黑娃打了个电话。

    中午一点多,他们在聚友饭店的小包间里见了面,由于大家的心情都不好,夏建只点了几个菜。

    张凤兰一来,她脸銫沉重的说道:“我觉得非常奇怪,今天开集团会时,有几个股东紧盯着雷蕾不放,说她既然身体不好,就让她辞去总经理一职。”

    “他们为什么会在这个节骨眼上说这样的话,感觉是他们好像知道了雷蕾被绑架一事。”

    张凤兰刚坐下来,她便着急的说道。

    夏建想了想说:“这个情况正常,也算是人之常情。”

    “要不来个将计就计,你就说雷蕾的身体恢复还得一段时间,总经理一事,可能选择其他的人。”

    “如果这事是你们集团的人干的,我相信雷蕾只要不当总经理,她会很快回来。”

    张凤兰一听,她冷冷一笑说:“打拼了多年的江山,看来就要拱手让人了。”

    “张总!我觉得人重要,光有这些,没有人的话谁去干?当务之急,这是个最好的办法,另外你是集团董事长,就算他们想胡来,不是还有你吗?”

    夏建劝说着张凤兰,等菜一上桌,他们随便吃了几口,张凤兰便起身走了,还是黑娃送她回的集团。

    下午四五点钟的样子,夏建正在和龙珠谈话,他的手机再次响了起来。

    电话是方芳打过来的,她长出了一口气说:“他们把人藏的很隐蔽,派出所根本就没有发现异样。”

    夏建想了想说:“也有可能,他们要是派人出来打电话,打完电话又移动了位置的话,想查还真查不出来。”

    方芳想了一下说:“赶紧报警吧!千万不要失去最佳的报警时间。”

    方芳说完便挂上了电话。

    把龙珠打发走,夏建一个人站在了玻璃窗前,他透过玻璃窗远眺着窗外的高楼大厦,此时的他心情复杂极了。

    也就在这时,他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电话显示为张凤兰的坐机号,夏建赶紧的接通了。

    “夏总!按照你的说法,我已把雷蕾总经理的职务免去,没想到这事在集团引起了轩然大波。”

    夏建一听,他呵呵笑道:“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咱们静观其变吧!”

    “张总!我越来越觉得,这事好像是你们集团自己人干的,你看,他们虽然说了让你准备一千万的现金,但是如何交易,他们并没有说。”

    “我觉得他们要钱就是想引开你的注意力,你不信的话,他们让你交钱的电话恐怕不会再打了。”

    经夏建这样一说,张凤兰在电话中犹豫了一下说:“你这样分析,我觉得也没有问题。”

    “好吧!我们就等着。”

    挂上电话,夏建打了个哈欠,他看了一眼手表,便给李娅打电话说,他晚上要回来吃饭。

    又忙了一会儿,等到下班后,夏建便回了易居苑。

    昨晚由于担心雷蕾,他几乎没怎么睡觉,今晚他得补上一觉,因为他总觉得,雷蕾晚上会回来似的。

    吃个晚饭,洗了个澡,夏建便早早的上了床。

    就在他睡的正香甜时,夏建的电话又响了起来。

    “喂!那位?”

    夏建连电话也没有看是谁打来的,他闭着眼睛便接起了电话。

    “是我!雷蕾,我已经回家了,听妈妈说,吓坏了你,真的不好意思。”

    电话中的雷蕾声音很轻的说道。

    夏建一听,他一轱辘翻身起了床,他激动的问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从你们集团一出来就上了辆停在那里的出租车,没想到这出租车是专门等我的,我上车没多久便什么也不知道了,等我醒来时,发现我被关在了一个房间里。”

    “有一男一女,他们负责看管我,这两人都戴着面具,根本看不出来是谁。”

    “也就在今天晚上,他们给我喷了些什么药,等我醒来时,我已坐在了集团的大门口。”

    夏建听到这里,他冷声问道:“你在别墅等着,我马上过来见你。”

    说完这句话,夏建已跳下了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