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页 看目录 看简介

    夏建起床后才发现已是午夜两点钟,等他赶到雷蕾家的大别墅时,都快三点钟了。

    其实雷蕾的家里也是灯光通明,一家人都没有睡觉。

    在保姆的带领下,夏建快步走进了客厅,雷蕾一看到他,便快步走了过来,她不顾众人在看着她,立马扑上来抱住了夏建。

    夏建在她的肩膀上轻轻的拍了两下说:“好了!回来了就好。”

    雷蕾慢慢的放开了夏建,夏建仔细的看了看雷蕾问道:“你有没有感到身体那里不舒服?”

    “没有!”

    雷蕾非常肯定的说道。

    一旁的张凤兰看了一眼夏建说:“我想让雷蕾去医院做个全身检查。”

    “不用!我觉得什么问题也没有。”

    雷蕾立马拒绝道。

    夏建想了一下说:“我觉得张总说的对,我和Lisa陪你去,现在就去,因为他们给你使用过迷幻类的药物,不知道对你的身体有什么影响没有?”

    雷蕾犹豫了一下说:“那我们去吧!”

    张凤兰站了起来说:“你也去要,反正我也睡不着。”

    雷蕾又要开口拒绝,但夏建发了话。

    “那就一起去呗!”

    Lisa开上了商务车,几个人去了富川市最有威权的医院做检查。

    其实他们也是太着急了,很多检查大半夜的根本就没法做,还得等到第二天来做。

    心疼女儿的张凤兰拖熟人找了关系,硬是让雷蕾住在了医院。

    在通道里,张凤兰小声的问夏建:“雷蕾现在安全回来,还要不要报警”

    夏建想了想说:“看明天的检查情况吧!如果使用的药物是违禁品,恐怕报不报警不由我们说了算。”

    张凤兰点了点头说:“你说的对!那咱们都回去休息,这里留Lisa一个人就可以了。”

    夏建想了想,便去病房给雷蕾打了个招呼,然后开上车和张凤兰一起回了雷蕾家的别墅。

    把张凤兰安全送回家,他这才开车回了易居苑。

    由于全身心放松了下来,所以夏建这一觉睡的特舒服,等他醒来时,都快十点多钟了。

    洗刷完毕,李娅开车把他送到了集团。

    他刚坐下来,王琳和龙珠一起走了进来。

    王琳首先谈了西华大学研究药品的进度,紧接着龙珠又汇报了工业园区的几件事,还有东部批发市场,以及机场物流园的事。

    夏建听后,又问了一下东郊开发区的工程进度,还有棚户区重建的相关事宜。

    等他们聊完这些事情时,基本上到了中午吃饭的时间。

    王琳让夏建的秘书订了快餐,几个人便在办公室随便吃了一点。

    下午上班时,黑娃来了,他给夏建讲了一下他这两天跟踪的情况,还真是和夏建猜想的一样,这件事应该和雷氏集团的人有关。

    夏建想了想对黑娃说:“雷蕾现已回来,这件事到此结束,你千万不能给任何人说起,全烂在你的肚子里就行了。”

    夏建的话音刚落,张凤兰打电话过来,夏建连忙接通,电话中的张凤兰情绪有点激动的说道:“夏总!雷蕾体内检查出致幻药物,医院已经报了警。”

    夏建一听,他长出了一口气说:“那就配合警方,把这件事彻底给查清楚了。”

    夏建打发走黑娃,他想来想去,还是觉得去趟医院。

    给李娅打了个电话,让她买了花篮和水果,然后他们开车去了医院。

    雷蕾看到夏建来了,她显得特别高兴。

    夏建一看雷蕾打着吊滴,便招呼她躺好了,然后他小声的问道:“医生怎么说?”

    雷蕾叹了一口气说:“医生说想通过药物排异,两到三天应该就差不多了。”

    夏建点了一下头说:“这件事应该是给你长了教训,从今往后,你身边不能离Lisa,记住!就算是睡觉,也是要让她睡在你的隔壁房间。”

    雷蕾呵呵一笑说:“也没有你说的这么严重,哦!警察来了,我实话实说,每一个细节都没有放过。”

    夏建点了点头说:“应该这样,就不知道是谁这么大胆,不过作案的手段笨劣,估计警察很快就能查出来。”

    雷蕾叹了一口气说:“我们最近没有得罪什么人,至于商业的上的那些事,都是正常的竞争,不存在这么多的仇恨啊!”

    “这事还真不好说,说不定,害你的人还是熟人。”

    夏建这样一说,雷蕾吃惊的睁大了眼睛,她感觉这事有点匪夷所思。

    在病房陪着雷蕾坐了好一会儿,夏建最后找了个借口才得以脱身,他心里清楚,在这件事情上,张凤兰还是怪他的,不管怎么说,雷蕾是找他时才出了问题。

    回到易居苑,李娅烧了几个菜,夏建便让李娅开了瓶酒,两个人坐着喝了几杯。

    两杯酒下肚后,李娅的话也多了起来,她忽然问夏建:“夏总!你真的喜欢雷蕾,想娶她吗?”

    “说没有这个想法,那是骗人的,但是喜欢又如何,你看我们之间是非常曲折的,想走到一起恐怕不会这么容易。”

    夏建对于李娅,他没什么好避讳的,想说他就说心里话。

    李娅点了点头说:“能看的出来,雷蕾也是非常的喜欢你,但是我也能看的出来,张总不愿意这事。”

    “如果你不是红建集团的老总,或许这事还有可能杏,正因为你太强势,所以张总才不愿意,当然这是我个人的看法。”

    夏建听李娅这样一说,他忍不住笑道:“你看的很清楚啊!那你觉得我和雷蕾在一起可以吗?”

    李娅托着下巴想了一会儿说:“从孩子的角度出发,你周围的这些女人都太强势,强势的女人那会顾家,更何必你家是三个孩子。”

    “就算是你有钱请了保姆,但孩子大了呢?我看过一本书,说自己的孩子,还得父母亲自教育。”

    李娅的这两句话让夏建再次陷入了沉思,看来他这个当局者,还真没有外人看的清楚。

    也就在这个时候,夏建的手机响了起来,夏建连忙拿过来一看,电话竟然是张凤兰打过来的,他犹豫了一下便接通了。

    “雷蕾的案破了,你可能没有想到吧!”

    夏建一听,他有点吃惊的问道:“谁干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