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页 看目录 看简介

    “潘少成!还真是我们集团自己人。”

    电话中的张凤兰叹着气说道,听得出,她非常的想不通这事。

    夏建只能是安慰了她几句,然后便挂上了电话。

    一旁的李娅看夏建有点闷闷不乐的样子,她轻声问道:“别想太多了,不管怎么说雷总能平安回来,这可是天大的好事。”

    夏建点了点头说:“你说的对,但是绑架她的人竟然是他们集团内部的副总经理潘少成。”

    李娅呵呵一笑说:“人为财亡,鸟为食死,说白了还是为了一己私利,不经意间走错一步,那他的这辈子算是毁了。”

    夏建点了点头说:“那可不?被集团开除那是少不了的事,公安机关的介入,他肯定会被判刑。”

    夏建和李娅这晚聊了好多,直到他有了困意时,他才回房休息。

    第二天他刚到集团,王琳便来找他汇报华西学院研究药品进度的事,这件事事关重大,所以夏建让王琳亲手抓。

    夏建听的非常认真,有不懂的地方,他还问了王琳几句。

    谈完这事,王琳便向夏建请假,说她要休假半个月,夏建想都没想便批准了。

    王琳作为集团的高管,这年为集团付出了不少,好多的假她都有休,现在休个十五天,根本不算多。

    “你好好给龙珠安排一下,她如果有不懂的地方,你们可以电话联系。”

    夏建笑着对王琳说了两句。

    王琳临出门时,她笑了笑说:“你把龙珠提起来,这是非常正确的决定,她除了业务能力强以外,关键是对集团绝无二心。”

    夏建点了点头,他没再说话,看来雷氏集团这次发生的重大变故大家都知道了。

    夏建有点搞不明白,这个潘少成就算是急着要当总经理,他也没有必要这样做啊!这下倒好,雷蕾从总经理的位子上是下来了,可还是轮不到他潘少成来当,等他将是牢狱之灾。

    这些年以来,夏建经历的事情不少,他心里非常清楚,要不是雷蕾跑到集团来见他,这事能不能发生还真难说。

    别人不要说起,张凤兰内心肯定恨死他了。

    想来想去,他把金一梅、龙珠和黑娃叫到了办公室,给他们三个人开了个小会,然后说他要回平都市。

    一散会,夏建打电话给李娅,李娅收拾了一下,他们俩开车便赶往了平都市。

    其实平都市这边的工作并不是非来不可,但夏建想的很清楚,雷蕾刚刚回来,如果他们之间还有接触,张凤兰肯定会不高兴。

    而且现在的雷蕾是无官一身轻,她有可能随时来集团找他,这样的话,压力可就到了他的身上。

    不见也不行,见多了,万一有什么问题,他根本就说不清楚。

    车子一路急行,高速公路还算是畅通,三个半小时过后,他们已到了平都市。

    他没有直接去办公楼,而是和李娅先回了职工公寓。

    他的房间虽说他不在,但每天都有人在打扫,这可是惯例。

    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夏建便带着李娅上了大街。

    这些年以来,平都市的变化还真是大,尤其是人们的夜生活有了很大的变化。

    霓虹灯下的平都市像个华丽的美妇,喜欢夜生活的男男女女们,大家兴高采烈的走上了大街。

    迪厅,卡拉OK,一条街上比比皆是。

    尤其是近些年来兴起的按摩馆,洗浴中心,还真是给人们多出了别样的消费渠道。

    路边上的烧烤摊点前,吃的人吃的带劲,烤的人烤的卖力,当然夜銫中还有些为了生活而奔波的人。

    夏建带着李娅进了皇家一号,他们要了个包间后,他才让李娅给肖晓打电话。

    没想到的是半个小时过后,肖晓还真来了,她还带了白丽和李月。

    原来白丽和李月今天回公司办事,正好没时间赶回去,就被肖晓带了过来。

    大家和夏建一一握手问好,然后点歌嗨了起来。

    肖晓提着酒杯,她呵呵笑道:“夏总!这两年你可没带大家来这种地方玩过,今晚忽然出现在这里,到底有何用意?”

    夏建呵呵一笑说:“我们今天来的晚,等赶到平都市时天都黑了下来,所以没有去办公楼。”

    “你说的对!好长时间没出来玩了,走着走着就进了这里。”

    夏建说的这全是真心话。

    肖晓想了一下说:“要不把胡慧茹也叫过来,她现在可是咱们集团的人,如果让她知道了,显得我们不待见她。”

    夏建想了一下说:“好吧!那我来打这个电话。”

    夏建说完便掏出手机,立马给胡慧茹打了个电话过去。

    胡慧茹一听是夏建请她出来玩,大概十分钟的样子,光彩照人的胡慧茹挎着个小包出现在了包厢的门口。

    肖晓起身把她拉了过来,她满意的高兴,她先是和夏建握手问好,然后和每一个人都打了招呼。

    李娅和白丽还有李月三个人点歌唱,夏建则和肖晓还有胡慧茹三个人喝起了酒。

    一时间,唱歌唱的兴起,而喝酒的这三个人也是放了开来,他们三个人一阵猛喝,一箱的啤酒很快全变成了空瓶子。

    夏建哈哈大笑道:“痛快!这两年活的太累,看来得换个方式了。”

    “这么大的一个集团,你可是掌舵人,能轻松的了吗?”

    胡慧茹一边大笑着,一边便给他们三人倒酒。

    直到喝不动时,夏建才开始唱歌。

    玩到十二点时,在李娅的督促下,大家这才离开了皇家一号。

    初冬的夜晚,已没有了秋天的清凉,阵阵冷风吹过,让人身上有了一股寒意。

    就在他们几个人正站在路边拦车时,忽然从他们正对面走过来了七八个染着黄头发的男子。

    走在最中间的这家伙看起来二十几岁,这么冷的天,他竟然只穿了个马夹,而且马夹的扣子全开着,露在外面的胸口处纹了条模样很凶的大蛇。

    “哟!这几个女人不错,没想到咱们平都市还有这么上品的货銫,以前怎么没有看到过。”

    纹身男一边说着,一边朝着夏建他们走了过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