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页 看目录 看简介

    夏建两眼直盯着这货,这些年过来,经历的事情多了,他的锋芒也收了起来,这事要是放在之前,他早冲上去便给他两拳。

    “美女们!陪哥哥们去玩,要多刺激,要多花样,保证能满足你们。”

    纹身男大笑着,竟然伸手去拉站在夏建身边的胡慧茹。

    夏建终于忍不住了,他抬起就是一脚,这一脚的力气不小,直接把纹身男踹着飞了出去。

    跟着他的这些个黄毛吓得往后一退,立马又围了上来。

    “滚蛋!你们如果想进去,那就尽管往上冲。”

    李月是平都市人,而且她的拳脚功夫也不错,她两步跨了过去,挡在了这几个黄毛的面前。

    这些黄毛中,有一个胖子,他冷冷一笑说:“你们今晚全死定了,你还是退后,等会儿我跟你玩,别太着急。”

    胖子的话音刚落,跟在他身后的其他几个黄毛便大笑了起来。

    李月二话不说,她一步上前,照着胖子的脸上便是响亮的一记耳光,李月的这一下,吓傻了这伙黄毛。

    此时的李娅不等这伙黄毛反应过来,她两步窜了过去,一时间拳脚飞舞,惨叫声连连。

    不用夏建出手,在李月和娅的合作下,这七八黄毛眨眼间的功夫便躺在了地上。

    此时,喜欢看热闹的路人远远的看着这里,可没有一个人敢近前来看。

    纹身男双手抱着胸口站了起来,他咬着牙齿问道:“敢打老子,我看你们是活腻味了。”

    这家伙说着,便掏出了手机打电话。

    夏建想了想,觉得这事得有个了断才好,他掏出手机给王有财打了个电话,十分钟的样子,一辆面包车停了下来,从车上跳下来的第一个人正是武伍。

    纹身男一看到武伍来了,他满脸堆笑的迎了上去,可武伍没有理他,而是径直走到了夏建的身边。

    “夏总!是他们找你麻烦吗?”

    武伍一过来就大声的问道。

    纹身男这时才变了脸銫,他忙问道:“武哥!这是你的朋友吗?”

    “牛二!你他妈的瞎了狗眼,你连红建集团的夏总也敢惹,看来我武伍还真是小看你了。”

    武伍说着,猛的转过身子怒视着这个叫牛二的家伙。

    牛二结结巴巴的说道:“对不起武哥,我不知道他是夏总,如果知道,你打死我也不敢招惹他。”

    这时,马路对面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夏建怕招来警察,于是他对武伍说:“让他们滚蛋,如有下次,我就送他们进去。”

    武伍冲着牛二冷声说道:“带上你的人立马消失,以后还是把眼睛擦亮一点,这里的任何一个,你牛二都惹不起。”

    牛二点着头,连忙一挥手,带着那些个黄毛迅速的跑了。

    武伍忙笑着对夏建说:“夏总!这些年你出来的少,外面混的这些家伙根本就不认识你,如果他们知道你的身份,打死他们,他们也不敢。”

    “谢谢你!时间不早了,赶紧回去吧!改天我请你吃饭。”

    夏建呵呵一笑,他大声说道。

    武伍连忙笑道:“夏总这么忙,我哪敢打扰你,以后在平都市遇到麻烦,你直接给我打电话就是,我的号码没变,还是原来那个。”

    武伍说完,转身上了路边的面包车,车子经过时夏建才发现,坐了一面包车的年轻男子。

    拦了两辆出租车,李月和白丽送胡慧茹回去,夏建和肖晓李娅坐一辆车,他们全回了职工公寓。

    此时,王有财在租的小院内,正和陈雨吵架。

    刚才夏建给他打电话时,陈雨刚来找他。

    “王有财!你给我听好了,你现在是断了我所有的财路,把整个医院的大权交给了吕利民来执管。”

    “那我想问你,我陈雨还有必要留在平康医院吗?”

    王有财呵呵一笑说:“当然有啊!你的业务水平还是不错,尤其在管理这一块,就连吕院长也佩服,所以是他提出要请的你。”

    “再说了,你还要陪我睡觉。”

    王有财说着,便坏坏的笑了起来。

    陈雨一看王有财这个态度,她有点气极了,于是两步窜了过去,双手抓住了王有财的衣领。

    “那我陈雨在你王有财的眼里就是一只鸡,一只被你包养的鸡是吗?”

    陈雨用力很大,王有财的气都快喘不上来了。

    要知道,王有财骨子里就是一混子,确切一点说,他就是一个流氓混混,所以陈雨对他这样,反而激起了他心中的怒火。

    他猛的一翻身,便把陈雨从他身上甩了开来。

    “去你妈的!”

    气极了的王有财抬起一脚,这一脚刚好踢在了陈雨的小肚子上,这女人被王有财踢的连退好几步,一屁股撞在了桌子上,然后双膝一软跪在了地上。

    不解气的王有财一步上前,一把抓住了陈雨的头发。

    “你她妈的是不是太过分了?这些年利用订设备的机会,从厂家吃了多少的回扣?你说我把你当成了鸡在养,请问,平都市有这么贵的鸡吗?”

    “听清楚了,你敢挑战我王有财的底线,我会叫你死的很惨。”

    “我一句话的事,先报案,然后把你再踢出平康医院,你觉得你得经得起警察的盘问吗?”

    王有财说完,这才一松手,夏建整个人便睡在了地板上。

    平日里,这个高傲冷艳的女人,在金钱的驱使下,她的尊严尽失。

    要不是她贪得无厌,也不会上了王有财的床,还有,要是她有所收敛,王有财也不会收回她的权利。

    说白了,她有今天这样的结局,全是她自己一手造成。

    初冬的夜晚也有了少许的寒意,这地板更是冰凉,可陈雨躺在上面一动也不动,她只是默默的流着眼泪。

    王有财本想自己上床睡觉,但他又怕,万一把陈雨冻着出点啥事怎么办?

    思来想去,他最终还是走了过去,他弯腰抱起了陈雨,把她抱到了大床上。

    此时的陈雨梨花带雨般的漂亮,王有财看着,心里便起了波浪,他狠狠的撕开了陈雨的衣服。

    一阵狂风暴风之后,躺在王有财臂弯里的陈雨,温顺的像只小绵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