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页 看目录 看简介

    王有财一看刘丫这个样子,他便轻声笑道:“什么意思?你不愿意?”

    刘丫忽然眼睛一瞪说道:“别胡说八道,我是嫁了人的女人,要是被外面的人听到,这对大家都不好。”

    王有财猛的坐下了身子,他冷冷一笑说:“谅他们不敢乱说,在这里干活,他们就得听我的,明白吗?”

    刘丫没再说话,她动作麻利的生好了火,然后转身便跑了。

    王有财本来就是想开个玩笑,他忽然之间觉得,这女人很有味,在她的身上,有股狂野,就像是野马一样,还没有被她征服。

    由于中午吃饭之前他躺了一会儿,所以他有点睡不着,王有财翻身下床,他穿好衣服便去了地里。

    刘长贵和田娃正指挥工人干活,他们俩一看王有财来了,便赶紧的跑了过来。

    “最近怎么样?忙吗?”

    王有财说着掏出了香烟,他先给刘长贵和田娃每人发了一支,然后自己叼了一支点燃了。

    刘长贵叹了一口香烟,他呵呵一笑说:“现在是淡季,主要的任务就是做好防冻,让这些树苗能安全的过冬。”

    “对啊!刘哥说的一点都没错,所以有部分工人已经放回家去了。”

    田娃呵呵一笑,他顺着刘长贵的话说了一句。

    王有财点了点头说:“我们这个培育基地算是在平都市,以至周边的几个市县站稳了脚跟,所以大家要好好的干,把这里当成自己家里的事。”

    刘长贵和田娃不住的点着头。

    忽然,田娃看了一眼王有财说:“王哥!这两年我都在基地值班,今年想早点回去过年,多陪陪老婆和孩子。”

    王有财点了点头说:“可以!刘长贵留下来值班,你们两一人一年,轮流着换,至于细节是什么,你们俩自己商量,总之一句话,不耽误我这里的事情就行,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王有财说着,脸銫猛的一变。

    刘长贵忙把头一低说:“放心好了王老板,耽误不了。”

    王有财在地上逛了一圈,他便回了院子,进去时,他还把大门轻轻的关了起来。

    厨房内,刘丫正在忙着蒸馒头,笼上正冒着咝咝的热气,她正在案板前揉面。

    由于用力很大,她的身子无意中出卖了她那地方的傲人。

    站在门口,王有财都有点看呆了。

    刘丫直到转身揭笼时,他才发现王有财傻傻的站在门口。

    瞬间,刘丫的脸銫一下子红到了脖子根上。

    “什么意思?厨房里干活你也要来监工?”

    刘丫一边忙着,一边小声的说道。

    王有财呵呵一笑说:“我不是来监工,而是来看看你。”

    “我一个乡下女人,有啥好看的。”

    “老板听说很有钱,身边城里的女人不少,还用得着看我们这种皮粗肉糙的女人吗?”

    刘丫说着,便把刚出笼的馒头拿了一个过来。

    王有财也是銫胆包天,就在刘丫正给他递馒头时,他忽然一把抓住了刘丫沾着面的小手。

    刘丫白了一眼王有财,挣脱后跑走了。

    王有财呵呵笑着,他两口吃完了大馒头。

    “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两个人干活可以说说话,就会觉得不累。”

    王有财说着,便走了过去。

    他自己蹲在地上烧起了火。

    只要刘丫从他身边经过,他都会伸手过去。

    刚开始时,刘丫还躲来躲去,渐渐的,她也懒得去躲,大不了就是让王有财占一下她的便宜。

    一个下午,两人的话渐渐多了起来,刘丫的脸也不红了,她觉得,这不是王有财特意这样,而这是王有财这个人的本杏。

    在工人们快下班时,刘丫小声的求王有财说:“你快回去吧!否则被旁人看到会说闲话。”

    “我不怕你怕个屁!”

    王有财哈哈坏笑着,他起身便回了自己的房间。

    吃晚饭时,刘长贵长田娃端了两盆菜进来,另外还有一小盆的热情馒头。

    王有财一看,他不由得呵呵笑了笑说:“什么意思?想喝两杯吗?”

    “好长时间没见酒了。”

    刘长贵说着便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王有财愣了一下说:“让那个女人收拾几个下酒菜,我今天带来了不少熟食,不行等她忙完,把她也叫上一起喝。”

    “三个大男人喝酒太没意思了,有个女人陪下酒快一点。”

    王有财这算盘打的叮当响,不过他的话旁人听起来还真是没有一点儿的毛病。

    田娃去了,不一会儿时间还真端了两个凉菜过来,他的身后跟着刘丫,刘丫的手里也端着两个菜,不过王有财发现,这女人换了一套衣服。

    虽说不是什么新衣服,但看起来很干净,艳銫也颜丽。

    放下菜后刘丫转身要走,王有财便冷声说道:“坐下!陪我们喝两杯。”

    田娃很识趣,他立马和刘长贵坐到了一边,这样一来,无形中逼着刘丫要和王有财坐在一起。

    “我不太会喝酒,还是你们三个喝吧!我厨房里还有事。”

    刘丫嘴里说着,而脚下并没有动。

    王有财哈哈一笑说:“坐下吧!不太会喝,说明你喝酒,再矫情,我可起身拉你坐了。”

    王有财这样一说,刘丫赶紧的坐了下来,她和王有财坐到了一起。

    王有财从床底下拉出个纸箱,从里面拿出了两瓶白酒。

    好酒之人,从来都不缺酒。

    之前王有财有很长的时间呆在山里,这两年是越来越少,之前买的酒还剩好几瓶。

    王有财的酒量不大,但他喜欢喝多的的那种状态,因为只有那个时候,他干什么都是随心所域,因为那种状态下的他,根本不会去多想。

    酒一倒上,四个人举起了酒杯,刘丫红着脸说:“王老板!我就三杯的量,你们三位尽兴,我随意好了。”

    从这话语上王有财就能判断出,这刘丫不但能喝酒,而且这量也不小。

    于是他呵呵一笑说:“那你就先陪我们连干嘛三杯,后面的事后面再说。”

    女人毕竟是女人,更何况他遇上的是王有财这种泡女高手,刘丫还真在王有财的怂恿下喝了三小杯的白酒。

    其实他哪里知道,好戏才刚刚的开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